FINNEAS,這個名字在許多西洋音樂粉絲的認知裡,他是 Billie Eilish 的哥哥、 Billie 表演時的鋼琴伴奏。但  FINNEAS  除了在今年葛萊美獎除了和 Billie 一起奪下三大獎之外,還以 22 歲史上最年輕的身份奪下非古典類最佳製作專輯及最佳製作人,更是參與今年許多熱門專輯、單曲的製作人團隊,製作的專輯包括 Halsey 的《Manic》、Bruno Major 的《To Let A Good Thing Die》、Selena Gomez 的《Rare》,還有 JP Saxe 的 〈If the World Was Ending 〉與 Tove Lo 的 〈Bikini Porn〉 等單曲。 

除了製作人的身分外,FINNEAS 也有推出自己的單曲與專輯,其中 2019 年推出的首張個人  EP 《Blood Harmony》廣獲好評。尤其這張專輯偏不插電、民謠流行的風格,更是與他製作過的專輯風格十分不同,不免令人好奇 FINNEAS 創作時的故事,以及在製作人、歌手身分之間的轉換。現在就讓我們一起透過白噪與 FINNEAS 的專訪,更深入這位近年最炙手可熱的音樂製作人吧!

橫掃葛萊美大獎:與 Billie Eilish 從小房間躍上大舞台

FINNEAS 本名 FINNEAS Baird O’Connell,出生於 1997 年 7 月 30 日,媽媽是一名電影分鏡創作者,爸爸則是一名演員,而兩人也同時都是音樂家。跟 Billie Eilish 一樣,FINNEAS 選擇在家自學,並在 2010 年 FINNEAS 12 歲時,他開始跟媽媽學習創作歌曲,並買了第一套音樂軟體 Logic Pro,只是沒有人想得到這套音樂軟體竟然孕育出了史上最年輕葛萊美年度專輯製作人,就連 FINNEAS 本人被問及奪下2020年葛萊美多項大獎的心情時,自己也不敢相信地說:「我從沒想過我會贏得任何一座葛萊美獎,我以為我一輩子都是去拍手陪笑的。我真的很戒慎惶恐地感謝喜歡我們音樂的所有人。得獎的那一刻,就像是在對自己說:『我做到了!』,一張在房間裡製作出的專輯居然能贏得葛萊美,真的讓我既感動又激動!」

音樂製作的堅持:情感豐富與獨一無二

談到 Billie 與自己在樂壇的爆紅過程,FINNEAS 逗趣地說:「一開始我們一起作音樂的時候,我就在想:『搞不好有一天我們的小型演唱會能完售!』;當第一次演唱會完售時,我又開始在想:『或許有一天換個更大的場地也會完售!』」 對於自己的音樂風格,FINNEAS 僅僅用了一個單字去形容——Emotional 感情豐富的:「我認為我的音樂是充滿感情的,像是憤怒、浪漫…等等情緒。」

除了富有感情的音樂外,FINNEAS 不斷追求的目標還有一個—— Unique 獨樹一幟:「我總是努力讓自己的音樂聽起來不像其它人的作品,但要創作出獨一無二的作品,還是要從日常所聽的不同音樂汲取而來。我相信如果沒有了 The Beatles、Green Day、My Chemical Romance,還有我從小聽到大的獨立樂團──The Airborne Toxic Event,我創作出來的音樂不會和現在一樣。我想我的音樂,就是各從這些歌手裡加了我喜愛的元素,但我在欣賞音樂的當下,從來都不知道他們會對我的音樂產生甚麼影響。」

唯有了解對方,才能量身打造專屬音樂風格

雖然有多少歌手影響了 FINNEAS 的音樂風格,他沒有正確答案,但身為許多一線歌手的專輯製作人,FINNEAS 對於 HalseySelena Gomez 今年推出的新專輯,影響力絕對是舉足輕重。不過與風格迥異的不同歌手合作,FINNEAS 究竟是如何知道甚麼樣的曲風是適合甚麼樣的歌手?FINNEAS 的不二法門就是——盡可能地了解對方:「因為我跟 Billie 是兄妹,所以我們完全了解彼此的生活,但與其他歌手合作時,如果我不認識對方,我會選擇在第一天花好幾個小時的時間跟他聊天,去傾聽他們想和我分享的人生故事,並且讓整個聊天的過程不像是質問,而是朋友間有趣的閒聊。在他們分享完之後,我也很愛問東問西,因為我知道我越了解對方,我能夠更稱職地扮演好我製作人的角色。」

創作卡關?那就睡一覺吧!

在製作音樂時,許多音樂人總會遇到難關,尤其像 FINNEAS 製作的曲風之廣,總會有靈感枯竭的時候,讓人不免好奇,FINNEAS 是如何排解創作時遇到的困難?但令人意外的是,FINNEAS 竟然表示,他並不常遇到瓶頸:「我想我不常卡關的原因是——我不會給自己任何壓力。如果今天寫不出好音樂,我就會放自己一天假,做做其他事,像是去錄一段很酷的鼓點。但有時候如果真的卡了太久,我會試著放鬆心情,因為對我來說沒有靈感就像是失眠,『怎麼會這麼累?』的感覺,所以我會去睡覺,一覺醒來之後就多多少少能找回靈感。給自己一個休息的復原機會,事情總會好轉的。」

死線偏執狂?Blood Harmony 的創作故事

撇開製作人的身分,FINNEAS 也是一位歌手。在 2019 年 10 月,他發行了一張以民謠風格為主的流行 EP 《Blood Harmony》,一手包辦了整張專輯的創作、製作與演唱。當被問到創作自己的專輯有沒有甚麼特別的回憶或困難時,FINNEAS 表示最大的挑戰是邊跟著 Billie 巡演邊寫歌:「我為這張專輯預定了一個發行的時間,也就是十月,但 Billie 的巡演要到九月才告一個段落,所以我只好邊巡演邊製作這張專輯,這讓我覺得壓力很大。只是這好像又是我自找的,因為我自己是『死線偏執狂』,我相信如果有一個明確要完成一件事的日期,我會做得更快、更好。」

儘管製作這張 EP 有許多壓力,但這張 EP 裡還是有很多首 FINNEAS 特別喜愛的曲目。當被問到最喜歡哪一首作品時,FINNEAS 毫不猶豫地回答 〈Die Alone〉 與 〈I Lost A Friend〉:「因為這兩首作品非常真誠,他們代表了我,而且我覺得當你播放這些作品時,你一定也能感同身受我當時經歷的一切。這兩首歌現場表演時也非常有趣,每場演唱會都能為我創造特別的回憶。」

Shelter:FINNEAS 獻給 Avicii 的庇護之所

談及 〈Shelter〉 這首 2016 年原本寫給 Avicii 的歌時,FINNEAS 不禁回憶起 Avicii 激發他創作靈感時的情景:「Avicii 那時正在找一首有關於『家』的作品,我心想:『跟家有相似含意的字是甚麼呢… 噢!Shelter 庇護!或許我可以寫一首歌叫做 〈Billie’s Shelter〉!』很可惜地,我還來不及推出這首作品,Avicii 便已經離世,我甚至不確定他是否有聽過這首歌。」

只是最後 FINNEAS 仍然選擇釋出了這首作品,因為他真的很愛這首歌:「不過我更改了製作的方式,加入了更多不插電吉他。雖然我相信這首歌給 Avicii 製作的話,會加入很多酷炫的電子音效,但我的創作能力不及於他,所以我選擇保持清新、簡單。」

最後,FINNEAS 和我們分享擔任製作人與歌手之間的差異與心得:「我熱愛這兩個角色,也不曾想過要放棄其中一個,因為他們是相輔相成的。當我是歌手時,我總會想:『噢~製作這首歌一定很好玩!』;但當我變成製作人的角色時,我又會想:『噢!如果唱這首歌一定會很好玩!』所以這兩個身分可都在為彼此推一把吧!」


更多 FINNEAS 的專訪內容與音樂介紹,都在八月號的《白噪線上音樂雜誌》!

每月 80 元看好文,再抽歌手官方週邊:訂閱方案與介紹

白噪線上音樂雜誌 Instagram!每天獲得全新音樂資訊

更多白噪專欄:

About The Author

從小學愛上 Avril Lavigne 開始就接觸大量西洋流行音樂,幾乎無所不聽、無所不愛,其中最喜歡的曲風是另類流行、流行搖滾與 EDM,近期也開始多方涉獵 J-Rock 與 J-Pop。除了喜歡戴耳機聽音樂,更是個愛跑現場的瘋子。不論在台灣還是在倫敦留學期間,老是愛參加演唱會、音樂祭到處玩耍。希望能讓大家認識更多音樂囉

Related Posts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