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我們非常高興邀請到在台灣知名獨立樂團法蘭黛的主唱法蘭,來跟我們聊聊此次為電影親愛的房客所做的電影原聲帶。在這張原聲帶中,法蘭透過環境音效、弦樂、吉他、鋼琴和合成器等製作出非常豐富且溫柔纖細的音樂情感,也為整部電影添加了更多的溫暖、悲傷和平靜。

想請問在以法蘭黛團體與法蘭個人這樣的角色切換間,讓妳感受到最大的不同是什麼?在音樂創作上有什麼不一樣的地方嗎?

就是會比較寂寞一點。不過在創作上會相對地自由隨性些,不受限在吉他、電 貝斯、鼓的配製,也可以比較盡情地個人地,在音樂裡暢所欲言,不用綜合所 有團員的性格偏好、在音樂上的價值觀、對事物的認同差異。 自由的代價就是寂寞啊!(笑)

此次擔任《親愛的房客》電影原聲帶的製作,是否和過去自己的創作經驗有所不同,在創作過程中,有遇到什麼樣的困難或是有趣的地方嗎?

在為電影配樂的時候,會需要投入自己蠻大量的情感。《親愛的房客》在電影 開拍之前,其實就開始進行電影主題旋律的創作,最後成為主題的《Haven》 是第五個版本了,前幾個版本有些被自己推翻,有些與導演討論,導演覺得一 定還有更好的在前面等著我,等著我把它寫出來。 「像是輕輕地牽著觀眾的手,但不那麼用力。像在跟觀眾說:『好,我在這裡,我會等你做好準備,再帶著你向前走。』那方向可能是:『帶著懸念的溫柔』。」導演與我溝通的模式是感性的、抽象的。於是我揣摩著「帶著懸念的溫柔」,把自己壓得低潮、安靜一點,再重新進入角色,把自己變成角色去感 覺,才寫出了《Haven》。記得當時我低潮了好一陣子,入戲太深。這就是其中痛苦、困難的部份,要讓自己過著別人的人生,有點辛苦,因為健一實在太壓抑太苦了啊!

有趣的部份其實也是同一件,電影上映之後,導演跟我聊起去年在溝通配樂方 向,他覺得自己真是大膽啊!怎麼敢給那麼抽象的概念!我們都笑了。

請問是如何促成此次與電影的合作機會,在音樂的靈感收集上,有特別去參考其他作品或是影集嗎?有沒有特別推薦哪一部電影的原聲帶呢?

更早之前與導演合作過《他們在畢業的前一天爆炸二》,配樂工作結束之後, 導演問我,以後還會想做配樂嗎?然後隔兩年,導演就帶著電影劇本來找我 了。

沒有特別參考,不過我很喜歡《雲端情人》、《星際效應》、《怒》的電影音 樂。

在夢裡這首歌有兩個版本,對於你來說這首歌有什麼特別之處又或是電影上的需求,為什麼會做兩個版本呢?

我演繹的「法蘭版《在夢裏》」其實是獨立於電影之外的,電影本片裡並沒有 出現,電影裡的《在夢裏》是由小朋友角色「悠宇」所唱。電影完成之後,今年籌備原聲帶,覺得自己應該為這個作品、這場緣份、這段低潮的日子做個結尾,於是做了一版溫暖吉他版的《在夢裏》。導演聽了Demo很喜歡,覺得也像好好地給電影裡所有的角色一個溫柔的擁抱。

整張專輯的作品聽起來都特別的舒服、有種孤單卻蘊含溫暖的聲響,我最喜歡的是「被迫分離」的整體音效設計,不知道你最喜歡這張專輯中的哪一個創作,又為什麼喜歡這個創作呢?

我最喜歡的其實是「山」,起初為它命名「父子的山」,是大人小孩兩個角色 在山中相處的吉光片羽,鋼琴聲之後,有一個小小的聲響跟隨,亦步亦趨,像 孩子對親長的依戀與模仿,一路跟隨著依賴著,世界很安穩、心安。後段開闊 起來的段落,是兩個角色一起在看遼闊山景、雲海,像是在帶領孩子看世界, 世界很大、很美,以後你可以飛去很遠很遠的地方。但是不管發生什麼事,你 要記得,我永遠永遠都愛你。

更多音樂人專訪: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