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次很開心能和新加坡新銳藝人 Sarah X. Miracle 進行採訪,已經在新加坡駐唱多年的 Sarah 在這幾年間開始發行個人作品,在她的音樂中,可以聽到爵士樂和 R&B 音樂的影子,現在就讓我們一起來看看她的音樂人生吧!

能不能請妳和我們分享一下妳最愛的音樂類型?在妳成長過程中,都聽些什麼音樂呢?

我很喜歡爵士,基本上它已經深入我的骨子裡了。因為當我還是青少女的時候,我爸常在車上播各種形式的爵士音樂。在我成長過程裡,我聽蠻多 90 和 00 年代的 R&B, Pop 和男孩樂團的,例如:Destiny Child, S Club 7, Mariah Carey 和 Christina Auguilera 等人,我的音樂啟蒙大概就是那個時期的音樂。除此之外,我還有一些關於木匠兄妹的印象,因為我阿姨買了一張 Love Songs 合集給我;當代基督教音樂,如: Jars of Clay, Sara Groves 等人還有一些福音、敬拜音樂也都對我有不少影響。

製作音樂是一個困難的過程,常常會遇到一些令人沮喪的事,能不能和我們分享你製作音樂時遇過的故事呢?

WYTK 這首歌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這首歌原本是一個鋼琴情歌,但有人鼓勵我把它變成一首快樂一些的曲子,於是我就重寫了三四個版本出來。這大概是我到目前為止花最多時間重寫的一首歌。我聽了一些流行樂曲當作我的參考對象,嘗試去雕琢歌詞和旋律,然後再把它們通通統整起來。

在製作過程中其實也是來回了好幾次,而且製作時又會對原本的作品產生新的想法,結果就是製作、重寫、製作、重寫這樣無限輪迴下去。我後來和兩位製作人合作,他們給了我不同的想法,也讓我學會如何在這首歌中表達自己的感受。我想最難的事情就是要怎麼把想表達的事變成文字,或許下一張 EP 我會把鋼琴版本的 Demo 收錄進去。

我很喜歡妳的新歌 WYTK,編曲很棒,節奏也很活潑,妳是怎麼創作這首歌的,靈感又是從何而來呢?

謝謝你的鼓勵,這首歌創作於新加坡今年的疫情阻隔時期。當時我體悟到原來即使人們住在一起,也可以過得完全沒有連結性,有一點像是我和我老公的相處模式。當這首歌開始重新創作的時候,我想起了我們早期遠距離戀愛的時候,他當時整在荷蘭攻讀碩士。同時我也聽聞了很多情侶因為疫情而無法見面的故事。我覺得在這對許多情侶困難的時節裡,我非常的感同身受,而且想表達對於一起跨越高山低谷的決心,無論你必須流多少淚。

妳最喜歡的已發行歌曲是哪一首呢?這首歌有什麼特別的故事嗎?

其實每一首新發行的作品都是我的最愛,這首歌比別首歌特別是因為在最後完成歌詞的時候,當時我坐在我老公身邊,我問他:「你為什麼會愛我?為什麼我們現在還在這邊做這事?我們的未來何去何從?」他回答了我一些承諾的話,然後這些話就變成了這首歌第二次主歌的基礎,像是:「我們就像是在攀爬著高山,沒有什麼事情是確定的,值到我們跑到了終點。」在我正苦惱怎麼結尾歌詞的時候,他說的話讓我知道該說些什麼。

妳能和我們分享一下妳最近在聽的音樂嗎?

說實話,我最近都在聽一些放鬆的鋼琴演奏曲來舒壓。當我需要冷靜的時候,我也聽很多一位叫做 Sean Feucht 的專輯 Messengers。我很喜歡聽 Rising65 這個包含很多新加坡音樂人新作品的歌單,這份歌單真的是非常的有趣而且激發許多靈感,同時也為我們這座小島能夠有這麼多作品發行感到開心。我也在上面發現了一位叫做 Gia Ford 的歌手,他和我有很相似的歌聲。真的有些好玩呢~

更多音樂人採訪: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