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美國獨立歌手 Paul Cherry 成落日飛車所簽之首位海外藝人,大談新歌 〈No News No Blues〉 與主唱國國合作故事! 7

專訪/美國獨立歌手 Paul Cherry 成落日飛車所簽之首位海外藝人,大談新歌 〈No News No Blues〉 與主唱國國合作故事!

美國獨立歌手 Paul Cherry 以流行爵士樂聞名,因一次在英國的巡演與落日飛車主唱國國結識,兩人一見如故並相知相惜,對於音樂的愛好有著極高的相似度,共同創作了不少作品,最終 Paul Cherry 成為落日飛車自主廠牌夕陽音樂簽下的第一位海外藝人。

Paul Cherry 預計在 3/11 正式發行全新專輯 《Back on the Music》,其中首波單曲 〈No News No Blues〉 就邀請到國國一同合唱,現在就讓我們來了解這首歌的背後故事及 Paul Cherry 的音樂歷程吧!

Q:你能跟我們分享你的音樂故事嗎?像是你從什麼時候開始玩音樂,然後決定將它當作職業呢?

我來自密西根底特律郊區一個叫做 Plymouth 的小鎮,我在 11 歲左右就到青年樂隊裡演奏豎貝斯(upright bass),並在高中時接觸吉他。我在 2010 年搬到芝加哥,去就讀芝加哥哥倫比亞學院(Columbia College Chicago),這所藝術學校有很出色的音樂課程,我在那裡接觸到許多新的音樂風格,搬到大城市實在讓我大開眼界。

我花了 4~5 年時間來開發自己的聲音,並在朋友的幫忙下自己編寫和錄製我所有的音樂。當我的首張專輯 《Flavor》 在 2018  年發行後,我開始在全國、加拿大和歐洲巡迴演出。而我一直想把音樂作為我的職業,但是這在美國很難做到,因為美國的音樂市場競爭相當激烈,你還必須承受連續幾年都不賺錢的壓力。

直到最近我才收支平衡,靠音樂開始賺錢,但音樂對我來說更大的意義是一種自我探索和表達,我們總是得依賴工作來支持生活,而靠音樂賺到所有收入對我來說是件很棒的事情,讓我能有快樂、充實,充滿愛和平衡的創意藝術生活,現在的我認為音樂和生活是密不可分的。

Q:我想知道誰的音樂影響你最深?誰是你的音樂楷模呢?

影響我最深的音樂人是 Michael Franks, Donald Fagen, Prefab Sprout, Herbie Hancock, Joni Mitchell, Jeff Lorber, Eric Tagg, Chaz Jankel, Manhattan Transfer。我很喜歡 1980 年代的流行爵士樂交融,並已專注於它很長時間。

Q:這是你第一次與落日飛車合作,你能跟我們分享你們是怎麼認識的嗎?又是什麼契機讓你們決定一起合作?

我在 2018 年第一次參加歐洲巡演時,在英國 Bristol 的一場演出中遇到了落日飛車。這場演出的發起人知道我是他們的超級粉絲,並且他同時也協助預訂他們的歐洲巡演,所以幫忙讓他們加入我的一場表演。當晚我們見面並一起玩,熬夜聊著音樂、巡演和生活到天亮。我和國國以及我們的樂團成員都感覺我們彷彿是彼此的鏡子,兩個樂團各有 6 名成員,對應的成員幾乎演奏完全一樣的樂器,我們又在一個不太可能見面的地方相遇,我認為這就是讓它成為很難忘的夜晚的原因。在那之後,國國要我在 2019 年秋季的美國巡演中為他們留出 3 週的空檔,我們一起進行了那次巡演,更加鞏固了我們的友誼。我們對於音樂有著共同的品味,並在音樂創作和生活上有許多同樣的精神。

Q:與落日飛車合作的感覺是什麼?

用如此簡單的方式與來自地球另一端的人們在音樂上聯繫的感覺實在太瘋狂了,我早就是 Jinji Kikko EP 的忠實粉絲,並且在我們見面之前一直在我的車裡播放它,我發現落日飛車居然也認識我,在見面之前我們就是彼此相距很遠的粉絲。這讓我感覺無論你和志同道合的人們相距多遠,總是注定會結識那些與你一樣有特定價值觀的人。這些想法應該相遇,且當他們擦出火花時將會更酷、更特別。我很幸運能在人生中遇見國國和落日飛車。

Q:你能跟我們分享你們合作的新歌 〈No News No Blues〉 背後的故事嗎?像是你是怎麼寫出這首歌的?

在 2020 年 3 月,我們一起巡演幾個月後,我正在洛杉磯做音樂,並決定到國國的 airbnb 與他討論開會。當時由於新冠病毒肆虐,導致全國和洛杉磯的大規模封城 ,當我在國國家的時候,一起閉關做了很多音樂,其中我們一起寫的一首歌曲就叫做 〈No News No Blues〉。在一起寫完這首歌後,國國問我是否有唱片合約,我告訴他我不太喜歡美國的唱片合約,因為我認為它們對音樂家很不友善。國國說會給我一份對音樂人友善的合約,且會給我完全的創作控制權。我真的很喜歡和他一起工作的創意和想法,於是我們當晚就擬好了合約,在 2020 年疫情的其他時間裡,我就在芝加哥的錄音室裡錄製這張專輯。

Q:你能跟我們分享你在製作這首歌時最難忘的經驗嗎?

最深刻的經驗是在我們開始創作這首歌時,國國告訴我他的電腦裡有一個名為「for paul」之類的 demo。他說 demo 中的和弦讓他想起了我,於是我們用這些和弦來製作副歌。我覺得國國在台灣做音樂時能想到我真是太酷了,因為我對他和落日飛車的評價很高,所以這對我來說真的很特別。我們為 〈No News No Blues〉 製作出第一個 demo 的那一整天對我來說是非常特別的一天,記憶非常生動。

看完了 Paul Cherry 的音樂故事和 〈No News No Blues〉 創作經驗,實在不禁令人期待 3 月他的新專輯 《Back on the Music》!

更多音樂專訪: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