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台語金曲律師歌手蘇明淵新專輯《敢敢》以訴訟案件為靈感,唱出所見之生命感悟! 3

專訪/台語金曲律師歌手蘇明淵新專輯《敢敢》以訴訟案件為靈感,唱出所見之生命感悟!

2020 年以專輯《善良的歹人》奪下第 31 屆金曲獎最佳台語男歌手獎的律師歌手蘇明淵,在去年底發行了新專輯《敢敢》,融入自己在律師職涯對於社會的觀察和自身生命經驗,兼具理性與感性,創作了許多討論社會議題的歌曲,以獨特的方式唱出人性、關懷及感悟。

在專輯製作方面,以民謠搖滾風作為基底,融合不同世代的曲風和特色,藉此打破聽眾對於台語歌曲的傳統想像,並突破台語歌受眾在年齡層上的限制,同時也讓原生台語聽眾感受到有別以往的當代台語歌之獨特創作。

本次本專頁有幸邀請到蘇明淵本人跟我們聊聊這張專輯《敢敢》的故事及心得,就讓我們一起來看看吧!

專訪/台語金曲律師歌手蘇明淵新專輯《敢敢》以訴訟案件為靈感,唱出所見之生命感悟! 4

Q:請問您是什麼時候開始構思這張專輯?又是什麼樣的機緣或是契機,讓您決定訂下這個主題?

其實我一直有都在創作、從來沒有間斷,自從我離開音樂圈從事律師、法律工作後,給了我很多創作的養分,來自於具體案件不為人知的故事,身為常為大眾所謂的壞人打官司的律師,我覺得沒有人天生就是來做壞事的,也不是所有的案件都是那麼糟糕,還是有些故事可以發揮作為創作的素材。

這張專輯的創作名稱《敢敢》其實是呼應我當時金曲獎時候的感言:「不能因為怕死就不敢活,人生無法預期,你在被定位為某一個角色的時候,還是可以去追求你心中的那一畝夢想的田」這段感言得到很多回饋與分享,而專輯名稱的發想是必須要做對社會有所啟發的事,於是訂了這個名字,講述人生有許多挫折、無奈、挑戰,我們隨時都要準備好面對這些挫折、挑戰的勇氣,並有追求夢想的勇氣去排除困難,成就你的想望。

專輯歌曲的創作有兩個根本-「自然」與「自己」,自然是來自於我工作的故事,自己則是對於社會的觀察及對於生活的體驗,包含寫給太太和爸爸、與女兒合唱的歌,基於「自然」與「自己」,及鼓勵大家要有挑戰未來的勇氣,於是訂了這個名字《敢敢》。

Q:在創作這張專輯時,您所遇到最大的困難是什麼?有什麼樣的故事能跟我們分享呢?

最大的困難是要「讓編曲有現代的聽覺」,因為我本身有一定的年紀,對社會觀察或生活體驗已有足夠成熟的能力去詮釋這些故事並用歌曲來表達。詞語是血肉,但是要讓它穿上一件漂亮的衣服,也就是這首歌的編曲,由於年紀增長,與現代年輕人流行的音樂難免有些脫節,因此我嘗試去聽年輕人的音樂、接受新的刺激,像是理想混蛋9m88Leo 王等音樂人。

但是要我做出有現代聽覺編曲的歌曲仍很困難,而既然我自己做不到那麼前衛、新潮的音樂,那我就找來一群年輕的音樂人幫忙,不斷地跟他們溝通,尋求他們給我的回饋及刺激,其中最大的困難是跟年輕音樂人溝通的過程,去理解他們為什麼會有不同的建議,也從他們身上學到很多東西,盡可能地在編曲上符合流行、現代聽覺的改變。

Q:在創作這張專輯時,您覺得最有趣的是什麼?有沒有什麼故事可以跟我們分享?

最有趣的部份是「同步錄音」,在我還沒考上律師以前,有做過兩張國語唱片,當時錄音是用盤帶,編曲是現場編、過帶,樂手當場彈奏、修正,面對面溝通花很多時間及人力進行現場溝通和錄製。由於科技進步,現今錄音已不如從前,全部人都用數位錄音、錄音軟體,可各自在家做同步錄音,不用全部人都到同一個空間,彼此在家就能透過螢幕、軟體設備得到想要的東西,甚至可以馬上改,當場就解決一件事。

而有次在同步錄音時,有一位樂手錄到一半,他老婆突然開門進來就破口大罵:「你怎麼沒有去載孩子,在這邊幹嘛… $@X%*」,整個被罵的過程都被錄了下來,實在又好氣又好笑。

Q:這張專輯談了很多人生的故事與反思,想請問在您律師執業生涯裡,哪一個故事最讓您動容,也最印象深刻?

創作歌曲都是來自具體的訴訟案件,其中有一個讓我最感動、也最難過的案子是專輯中一首叫〈目睭內上倔強的砂〉,故事講述一對沒有血緣關係的父子,當時爸爸拿著前妻告他的訴狀來向我求助,才發現原來是他在十多年前與前妻離婚時,由於爸爸的經濟能力較佳,於是幾個月的孩子就由爸爸來監護,帶大了十多年後前妻拿著訴狀來告他說這個孩子並不是你的骨肉,原本我以為這個爸爸一定很氣自己被蒙在鼓裡十幾年,想說就建議對方將孩子還給媽媽,然後跟前妻索求撫養費,沒想到爸爸跟我說:「律師,我要這個孩子!」於是我們就決定進入訴訟。

而官司進行的過程遇到了許多困難,像是法令的修改可能會往對我們不利的方向進行審理。在開第二次庭以後,爸爸有一天就打電話給我,說:「律師我真的受不了了,這兩三個月來我真的睡不著覺,好不容易閉上眼睛就夢到法院要派人把我的孩子抓走,不知道這個案子打下去到三審會變成什麼樣子,我覺得我沒有辦法負擔這樣的壓力,甚至影響到我對未來的希望。」

我想著針對這個案子,如果有一個辦法能讓爸爸、媽媽、孩子三方都有放下的方式,我要不要去追求?律師大多是好勝想贏訴訟的,但這個時候不能只考慮到律師的利益,應該選擇讓案件關係人好過、繼續生活的辦法。假設這個官司打輸,法院否認血緣關係,這個爸爸連探視的權利都沒有,於是我們就跟爸爸建議說我們去跟對方討論一個探視的方法,而對方也答應了,最後就約定在我的事務所交還這個孩子,我看到兩個人手牽手拉著行李廂走來我的辦公室,頓時體悟到世上有一種愛是超越血緣關係,是一種付出的愛、是一種相處的愛,這個爸爸是全心全意去愛著孩子,孩子要走的時候還一直哭著跟爸爸道別。這個故事講的是分離的苦,爸爸是倔強的沙子,因為一陣風吹到孩子的眼睛,很多人強迫他們分開,但他們不願意,只能靠孩子不斷流下眼淚才能把沙子帶走。

Q:專輯主打曲〈你應該予人疼予人愛〉靈感來自於器官捐贈,想請問當初是如何將音樂連結到器官捐贈的議題呢?是什麼樣的故事促使您寫下了這首歌呢?

器官捐贈到現在仍是一個很多人避談,甚至是禁忌的話題,但我認為這是件對的事,想要提醒大家可以去認真思考這件事,每年需要器官捐贈的人約有 8000~9000 人,但真正有得到器官捐贈的人大約只有 200~300 人,自己願不願意做是一回事,但把它當作一個議題去正視有其必要性,我認為器官捐贈是一個接力的概念,能夠去延續生命的價值,將大愛留存。

當時我接到一位朋友的急案,詢問器官捐贈同意書的捐贈方是否需承擔任何責任或費用,我告訴他大部分費用會由醫院或健保署吸收,手術歸責也不在捐贈方上。之後我問這個爸爸才知道原來是他的孩子因車禍而腦死,生前有簽署器官捐贈同意書,捐贈者生前簽署為一要件,但醫院也會尊重家屬的意見,爸媽要簽署同意書時,沒辦法理解孩子在臨走時,竟要摘除身體的一部份給其他人,那種捨不得和兩難的心情,思考著到底要自私地擁有,還是要成全孩子的願望,讓大愛能夠延續。這個難捨的心情就被我寫成〈你應該予人疼予人愛〉,在我回答他不久後就收到父母的回覆,他們決定成全孩子的遺願:「即便你已經離開了,也要讓你的心跳繼續跳動,去幫助一個急需你幫助的人,讓這個人能繼續疼惜你愛護你。」

Q:這張專輯融合了許多音樂曲風及樂器,想請問您當時在創作時,是如何去選擇不同音樂要做成什麼樣的風格?又是如何將台語與不同樂風做出好的融合?

其實我沒有刻意去設定這些歌要長成什麼樣子或什麼曲風,因為我想很多創作人跟我一樣,在用一些簡單的樂器寫作時已經想到這些作品自然而然生成的樣子,如果是在寫完後才天馬行空地編曲,到時候可能會影響或汙染了原創歌曲最初的想法和自然的感覺。

如果硬要定位,其實我的台語歌算是新台語歌,比較不像一般台語歌形容一些悲苦的事情,或用比較傳統的節奏、保守的曲風。我一路上成長過程接觸到很多不同養分和元素,受到新穎的台語歌手影響,如陳明章的黑名單工作室、林強的向前走等,我也延續他們的精神走下來。其實台語歌不應該被侷限,它也可以跟西洋音樂長得一樣,這是我想要追求的,也是我擅長的東西。

Q:在整張專輯中,想請問您最喜歡哪一首歌?為什麼是這首歌呢?

我最喜歡專輯中的最後一首歌〈歌寫一半〉,這是一首老夫老妻的情歌,雖然我一直覺得情歌已經不是我們這個年紀的人該唱的東西,不應該再像年輕時候一樣寫一些小情小愛、風花雪月,所以開始創作的時候我告訴自己不去寫情歌,但是這首歌是專輯中唯一一首情歌,也是到現在我最喜歡的一首歌,是我寫給太太的情歌,感謝她年輕的時候對我的陪伴。

我在研究所一、二年級時做了兩張國語專輯卻沒有得到好的成績,對於未來有些挫折、非常失意,當時的女友(現在的老婆)就勸我去讀法律考律師,但那時的律師非常難考,加上我為了做音樂,書念得很糟糕,覺得自己沒有能力及運氣去通過律師高考,結果她告訴我:「考試其實不是數學問題,考試是你敢不敢的問題,你沒有做就永遠不可能,至少你踏出去了,總是有一個期望。」

但是當時考試要買很多教科書、講義,我卻沒有什麼錢,於是就把一把陪在自己身邊許久的好吉他拿去寄賣,心裡雖非常猶豫但也沒辦法,那段期間我每天都去樂器行櫥窗看它有沒有被買走,沒想到有一天回到家,就看到那把琴居然在我家客廳,原來是我太太把它贖回來了,我問她為什麼這麼做,她回答:「我知道你跟音樂還是有不解之緣,先留著吧!」還好有她的陪伴和支持,我第二年就考上律師了。

專訪/台語金曲律師歌手蘇明淵新專輯《敢敢》以訴訟案件為靈感,唱出所見之生命感悟! 5

這件事讓我想到這輩子要遇到一個真心相信你並與你相廝相守的對象並不簡單,尤其我又處理這麼多離婚的案子,讓我更加珍惜另一半及她年輕時的關懷支持,於是我就寫了這首歌〈歌寫一半〉,心裡面有好多話想要跟老婆說,想要用它來表達我的心意,但是真的要下筆時,又沒辦法將它完整表達,所以我最後寫說:「歌寫一半,話講一半,留一半,給妳問我。」成為我這張專輯最喜歡的歌。

在了解蘇明淵《敢敢》的故事後,一起來品味這張不同於傳統的台語專輯吧!

更多音樂專訪: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