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也有過在夜晚翻來覆去睡不著的時候嗎?你也有過在夜晚思念一個人到無法自拔,當張開雙眼已經早晨或是眼中噙著些淚水,以為哭乾了,卻只不過是下一次決堤的浪前平靜嗎?在我們的人生中,每個人都有許多的憂愁與困難,也都有許多不願為人知的秘密和痛苦,成團於 2016 年的金曲提名演唱組合守夜人便注意到了這個現象,而在網路開啟了夜晚使者的線上聊天機器人,只限定在夜晚開啟,與所有人一同分享當下的喜怒哀樂,也與大家一同抒發、成長和面對人生。就如同他們新歌〈#還是睡不著〉中所寫:「有人聽見了你/在夢裡呼救的聲音。」

回聲的樹洞啊!守夜人的溫暖與包容

守夜人的音樂就像是那個歌詞裡的有人,那個回聲的樹洞,不斷地去拯救每一個受傷的人們,陪伴他們度過漫漫長夜,主唱秦旭章說:「在這個計畫剛開始時,有兩個留言是我們最有感的,其中一個就是有些人會在裡面求救,表達一些絕望和不值得,那我們就好像一個睡不著樹洞,就真的去回覆留言、關心他。」然而作為一個人,接受了來自四面八方幾千則的負面情緒,也難免受不了,他接著說:「這樣的情緒我一開始是很難去代謝掉的,所以在做二部曲的時候,我們就開始鼓勵大家勇於接受自己是一個失敗的人,你怎麼定義成功呢?是不是自己把高標設太高呢?」「未來第三部曲,我們可能就是會往把這些沉重的東西變成常態,我們本來就不用快樂。」

而從這裡,或許我們也可以看得出來,為什麼守夜人的音樂總有種魔力能抓住聽眾的耳朵,能在夜晚裡陪伴著大家,除了他們的音樂嘗試做出一些 Happy Sad 的感覺,另一方面也因為他們談論著人類最不願意承認也最常逃避的事情:總以為人生要積極向上才能獲得快樂,卻忽略了在向前時候的沿路風景以及對於自我能力的審視。三位團員都說:「夜晚總能讓我們的感官更加地打開並沈浸在這個氛圍裡頭,更專注的在自己的靈感、自己的生命以及檢討自我身上。」而也或許是他們的反思牽動了數以萬計聽眾的心,抑或是他們的放鬆與空靈吸引了對此嚮往的奮鬥人們,一起在一個常規的夜晚裡,做些反動與叛逆的自我放逐。

守夜人們的挑戰與創新!#還是睡不著走向樂團新未來

而創作音樂也一定會遇到困難,除了情緒上的調適外,在這次〈#還是睡不著〉中,守夜人們遇到最大的困難是他們對自我能否靠著音樂繼續走下去的遲疑與害怕以及對於未來方向的迷失。他們說:「在這些壓力下,我們是真的睡不著。反而變成我們要跟網友們要一些詞句來幫助我們入睡,有些人可能在當時也覺得很奇怪,不是應該你們要來治癒我們嗎?怎麼突然變成要我們治癒你們?我們也花了一些時間讓他們理解我們的感覺。」

「第二個困難是我們加入了一些新的編曲元素。原本是比較鋼琴、吉他,Acoustic 音樂的形式,直到這次加入比較多電子、Chillpop 的元素融合英式搖滾。所以你聽到主歌的時候是魚丁糸的家凱幫我們做的編曲,到了副歌的時候,製作人蔡侑良就加入一些比較 Men I Trust 那種偏法式的編曲,最後再加入守夜人的元素。」「不過在創作的時候,家凱和侑良他們對於音樂的講法不太一樣,所以我們就想,『好,家凱做主歌,侑良做副歌,然後我們守夜人製造和弦和旋律。』結果沒想到達到了一個巧妙平衡。而且沒想到這首歌一出,我們 Spotify 的追蹤人數就來到了十萬人,也顯現出很多人可以認同這樣混搭的樂風。」

至於為什麼上次的〈我睡不著〉是稚翎演唱,而這次的二部曲〈#還是睡不著〉卻是旭章主唱?旭章說:「純粹是不希望歌迷去彼此比較,說上次四百萬,這次不到四百萬之類的,我比較能夠消化這類型的情緒。另一方面我們本來就是重唱組合,大家輪流。而且我認為男生和女生對於睡不著的心境是不一樣的,女生可能比較治癒,男生可能就帶有一種反骨的情緒在之中。」

最後我們談到了關於守夜人的未來想法,旭章溫柔的說:「我其實昨天才跟其偉(鼓手)聊到,我自己本身是占星師,而且也有在研究一些催眠、塔羅、人類圖這些身心靈的東西,所以我就問他說:『你會不會天鼓或著是一些像是砵、甕等?』我想要去找他們讓人最放鬆的一個波長,然後把他們取樣出來做成下一張專輯。」「可能用一個口白、一個電影配樂的感覺,去做一個連結,就像是你搭上了一台火車然後這一個州到另一個州之間,橫跨的那個心理狀態,好像在這個夢境裡面像電影《全面啟動》一樣,一直不斷地掉下去。」

或許現在的守夜人與一開始大家認識的守夜人已漸漸的不同,然而他們正在每一個夜晚用相同的語彙:音樂,陪伴著每一個孤單寂寞的靈魂、每一個渴望找到認同的人們,或許也像電影《靈魂急轉彎》中所說:「火花才不是靈魂的志向。」在我們的人生裡,真正重要的是什麼?真正令人感到快樂的是什麼?讓我們牽著守夜人的雙手,一同探索奧妙的宇宙、人生和未來。

更多樂手採訪: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