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一個獨自的空間裡,你或許悲傷、或許快樂、或許焦慮、或許平靜,也或許對人生正充滿迷惘,然而關上門,打開這張由潮流新人 Moonrize 李映霏與電音製作人 XICO 所做的全新專輯《宇宙觀察日記》,就會瞬間陷入奇妙的虛幻空間,時而亮麗、時而朦朧、時而鮮明,五彩繽紛,跳脫傳統的音樂架構以及音樂曲風,雜揉了電子、流行、民謠等多元的元素,一步一步透過占卜、通靈解開你心中的疑惑,直到最後柳暗花明!

Moonrize 與 XICO 談這張專輯的創作與挑戰

Q:想請問一下這張專輯的核心是什麼呢?

Moonrize:這張專輯是我的第一張專輯,所以我希望這張專輯能比我上一張 EP 更代表我這個人,盡量把我關注的一些內容和特質放在這張專輯裡。我覺得我是一個很科技的人,從以前開始我的一些事情都是很數位的,然後還有音樂也是,像很多人可能是從樂器起家,但我就不是。所以這張專輯有一個很重要的點是想要把那種你生活在數位年代,但想要追求精神提升的大膽衝突感呈現出來。那體現的方式,就是例如占卜和靈性這類型的內容,在製作上就是會刻意使用很無機的美感,例如我們會有一些很快的節拍,或是你原本以為是 Acoustic 音樂,結果卻變成 Drum & Bass。我覺得在台灣這樣的東西比較少見,我想要把這樣的衝突美學帶到這張專輯裡面。

在概念上,九首歌代表九顆行星,而這就包含了占星學的角度。但是其實並不是一開始我們就企劃好九首歌九顆行星,而是我這個人平常看東西,就比較會帶入自己的角度和觀察的方式,而這張專輯剛好九首歌,所以對我來說就是占星學上的九顆行星。

XICO:我覺得這次的製作對我來說是一個蠻特別的體驗,整個製作的流程和我和其他歌手合作都蠻不一樣的。因為李映霏比較算是 Bedroom Producer 起家的,所以我拿到的一些 Demo Project 都比較像是一個畫面感和一些音色或是 Vocal 線條,所以我的主要工作就是如何去維持這些畫面感,然後擴張她的概念變成一首完整的歌。相較以往比較常先拿到詞曲,再來編曲,這比較像是先拿到了結果,我再把最後的東西完成。

在風格上面,我們參考了非常多,我覺得現在很紅,但是現在大家還沒有明確去定義的作品,比如説:girl in red,用 90 年代的搖滾手法搭配電子的鋪墊。我們這次也有用這類的手法,例如加很大量的吉他 Fuzz 在裡面。總結整張製作上來說,我用了很多九零年代的概念,但是都用現代的手法來製作,呈現出一種衝突感。

李映霏與 XICO 兩人在製作音樂的選擇上,是這幾年在外國特別紅的新型態音樂曲風 Cyberpop 與 PC Music。PC Music 原先是一個 A.G Cook 所創立的音樂廠牌,在之後因為其音樂的特別,而被大家認為屬於新型態的音樂作品。

Q:能和我們分享一下在製作這張專輯裡,最有趣的故事嗎?

XICO:我覺得最有趣的就是李映霏的音樂創作邏輯跟我完全不一樣。她不會從一個 Reference 出發,反而是從一個感覺跟畫面下手。像我們這種做音樂比較久的就會有壞毛病,就是做一首歌一定要從某個點做出發,李映霏反而比較像是有一個主題跟一個概念再來製作、發展。

Moonrize:我覺得可能跟我以前是念劇場有關,我雖然會先編曲,但是我會想好故事再來寫。

Moonrize:我覺得有兩個點很有趣。第一個可能是我們星座不同,我是射手座,XICO 是處女座,然後我發現我們兩個常常講一個東西,彼此會不能理解對方在說什麼,例如:Would You Be My 這首歌究竟是一首很浪漫的歌還是一首很悲傷的歌還是一首很開心的歌?我覺得是很浪漫的,但是 XICO 就覺得很悲傷。

XICO:有時候我加了一些音色後,我覺得很浪漫啊,但是她又覺得很難過。

Moonrize:我覺得第二個有趣的東西是我原本想把占星這個東西隱藏起來,但我第一次上節目後,除了可以談音樂還有星座的東西,讓我覺得很不錯!因為這是我有興趣而且最擅長的東西,也讓我很有安全感。

Q:能和我們分享一下創作這張專輯過程中,最累的故事嗎?

Moonrize:我跟你說做專輯真的很累,我們有嘗試一起錄音,當然有好處但也有壞處。像是寫歌的時候,可能已經練習唱了一百次的,錄音又一百次,最後挑選要哪一軌的時候又一百次,我覺得我的貓都要瘋掉了,在我剪輯 Vocal 的時候,它都會變很暴躁。那我覺得這就是最累的事。

XICO:我覺得這又回到上一個問題,就是我們對東西的看法很不一樣,我雖然不是配唱製作,但是我也會做一些配唱,所以我有時候會跟她說:「這邊情緒可以再放一點。」之類的,但是她就會覺得再放一點是要多放?或是多放才夠?

Moonrize:另外我覺得我是一個看譜的人,但是 XICO 是一個很靠感覺的人,所以他常常會要求一些十六分音符的律動。

XICO:所以我們可能就會錄個十幾次還錄不好,然後就會有人生氣。我覺得我們就有點像是進擊的鼓手裡面的教練和學生。

Q:說一件在製作這張專輯時,對方最白癡的事~

Moonrize:我覺得 XICO 在做音樂的時候,超級不白痴。他在做音樂的時候,真的是龜毛程度如果滿分一百,他大概兩百。他真的超級認真,對於達到成品的滿分的堅持,真的非常厲害。

XICO:其實不是要滿分,是希望能把妳所有的東西都榨出來。

XICO:我覺得她最白癡的地方應該是她有些地方的和聲錄音單聽蠻可愛的,會笑出來那種。李映霏很喜歡編那種頑固音的合音,但我覺得蠻酷的XD 有時候聽久了真的會有在施法的感覺,例如:通靈這首。

Q:說一個最喜歡對方的靈感

Moonrize:在百元雨傘這首歌裡面,其實原本只有開頭我一開始編的吉他,然後還是 Loop 的版本,直到後段加入連續四拍的鼓點。我就跟 XICO 說:「我就想做一首『你覺得我想做 Acoustic 音樂嗎?其實是 Drum & Bass 的舞曲喔!』的舞曲。」剛開始的時候,XICO 覺得這樣很俗,但是後來他好像也玩上癮了。我最喜歡的就是他在後段加入了連續小鼓,很像機關槍掃射,整個效果還不錯!最後來被收入了一些音樂清單,還有 DJ 演出時會播。

XICO:我覺得李映霏就是一個典型都會想到第二步、第三步的人,我覺得這很酷,因為我都是想第一步的人。以百元雨傘為例,我其實聽的當下的時候,我做了超多版本,例如:Acoustic、Synthwave 等等,這個 Drum & Bass 版本是我很早就試過了,但是就是覺得不太好。李映霏就是一個會看比較遠的,她不會單看這首歌當下的樣子,會想像未來的整體。我覺得她就是常會丟出很多比較 Aggressive 的概念!

Q:最後想請你們說一首自己最愛的歌

XICO:我最喜歡的是寧靜的午後,因為這首歌我覺得就是旋律和詞寫得好,好的 Songwriting 很難遇到。

Moonrize:我最喜歡的有兩首,一首是寧靜的午後,另外我很喜歡的就是百元雨傘和海王星,這些比較大膽嘗試的音樂。

更多音樂人採訪: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