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白噪線上音樂雜誌》很開心能有機會專訪到曾發行四張專輯、火紅一時的 The Maccabees 獨立搖滾樂團主唱 Orlando Weeks,並跟他聊聊關於這次個人的全新創作《A Quickening》以及身為一位多重藝術家的創作靈感及故事!

The Maccabees 樂團的輝煌與解散:

The Maccabees 樂團成立於 2005 年的英國倫敦,成團之初,他們便以輕快、特別的獨立搖滾音樂開始席捲英國電台,2007 年時,雖然發行的首張專輯被提前流出,但仍不影響單曲佳績,〈First Love〉 一曲也成為他們首支英國單曲榜前四十的歌!在 2012 年,第三張專輯 《Given To The Wild》 更是被英國三大獎之一的水星獎提名最佳專輯,雖然最後並沒能拿下大獎,但仍足以證明他們的音樂實力與熱潮。可惜的是,2015 年後,The Maccabees 樂團內部經歷了對於作品的巨大自我要求壓力與挑戰,並於 2016 年釋出最後一張專輯後,宣布 2017 年演出後將正式解散。在過去的採訪中,Orlando 自己說到樂團內雖然對於現有成就非常開心,但也對於再也創作不出更高品質或是足以代表下一個階段的音樂感到無力,也因此決定解散樂團。

樂團與單飛生活的不同,Orlando 用音樂唱出自我的人生

在這次的採訪中,Orlando 也和我們分享了樂團解散三年後,對於樂團與個人創作的不同心得,「在樂團裡做音樂是一件非常美好的事情,跟這群人一起對我來說也是一個避風港。當你難過沮喪時,還會有人在旁拉你一把,你也和他們分享快樂和生活的樂趣。但同時夥伴間的感情也是非常精緻易碎的,我們必須時時去和別人妥協。所以我想當一個獨立藝人,壓力的感覺不同,但我很享受。我很喜歡在這張專輯裡,我能夠做決定,老實說,如果是在樂團的編制下,我絕對做不出來這張。這個專輯計畫實在太過於個人,無法容納下別人的意見及參與。我對於每一首歌都感到非常的珍貴。」

投身文字與藝術產業,完成自己最初的夢:

離開樂團後,Orlando 並沒有馬上重新投入音樂,而是選擇完成他一直以來的夢想,完成一部插畫集 The Glitterman。被問到為什麼會有這麼大藝術生涯的改變時,Orlando 告訴我們:「當我還在藝術學校的時候,我主攻插畫,一直到我第一個樂團被簽約前,我都很確定我未來會以畫畫跟設計維生。但現在音樂反而變成了我主要的方式來介紹我的創作,而繪畫和設計對我來說是另一個很大的附加價值!」「我想最一開始 The Gritterman 是想做成動畫電影的,我想寫、設計動畫跟拍片。但我知道一部影片要成功是非常複雜又困難的,而且我想在一定的時間內完成這件事,所以做成插畫集的形式就成了替代方案。但我依然很愛發行紙本書這個點子!從討論紙張重量、頁數這些過程,直到最後完成成品拿到我的手上,感覺真的非常的棒。插畫集所配的音樂專輯則是我向我的最愛 Randy Newman 和 Rufus Wainright 致敬之作。」

《A Quickening 胎動》專輯的創作與背景:

藝術設計這項優勢也反映在 Orlando Weeks 這次的專輯封面設計之上,黑白的符號設計配上飄忽走過的人影,呼應著專輯名稱《A Quickening 胎動》,更顯生命的飄忽、須臾及不定性。Orlando 告訴我們,「我希望這些符號能夠成為某種密碼、字母,是一系列的圖騰和平安符。我希望這能使我想起我太太在懷孕時所接受的那些檢查掃描。雖然他們現在看似平面,但他們卻擁有立體空間的特性。」而這點大家完全可以在 Orlando 的 Instagram 上看他如何翻玩這些元素,透過電腦軟體的設計,將符號與自然結合,創作出全新的三度空間與視覺呈現。他也帶點期盼地告訴我們:「我很滿意這次專輯的視覺個性。在疫情爆發之前,其實我還想把所有設計跟畫作都開一場展覽。我依然希望今年下半年,我有這個機會能辦展覽!」

呼應這專輯名稱《A Quickening 胎動》,Orlando 表示這張專輯除了第一首 〈Milk Breath〉 之外,全部都是在他老婆懷孕時所寫,而靈感就來自於他的孩子。他臉帶慈祥的說:「成為一個爸爸是一件非常美好的事情。直到現在我還是非常的興奮震驚。我深深地沉浸在愛裡。成為一個爸爸,讓我想寫下關於『喜悅』這件事。我過去從來不曾寫過這類的作品。一部分是因為過去的我認為寫歌是讓自己有機會去剖析那些在人生中更複雜及不太舒服的意外和插曲。但現在我迫不急待於記錄喜悅,雖然還沒有想到一個更完整的呈現方式。」甜蜜的過程必定會有些爭執與新的負擔,Orlando 談到專輯製作最困難的事情時說:「最困難的部分就是當我嘗試成為一個好的爸爸及丈夫時,仍要在面對新挑戰時保持自信。在我的前八個月製作時,我沒有經紀公司也沒有唱片公司的幫忙。真的是一個信心的挑戰。但很感謝當我信心搖擺之際,我遇到了很棒的團隊及公司!我也覺得和我的老友 Nic Nell(Casually Here) 一起工作幫助了我很多。他認識我很久了,知道什麼時候該鼓勵我,什麼時候該忽略我,什麼時候該給我一個大大的擁抱。」

聊到自己的音樂與過去有什麼不同或是曲風上的變化時,Orlando 笑著說:「在這張專輯中,我嘗試去重塑過去我在樂團時被封藏的音樂風格,有些人跟我說他們可以聽到一些 Talk Talk, Radiohead, Lambchop, Robery Wyatt 等我很喜歡的音樂人的風格。在製作專輯時,我的小孩常常就在我旁邊或是我的腳上睡覺,我想這樣的感情和連結也被帶入了這張專輯的聲響之中,我不是很確定我會怎麼描述我自己的音樂,但我希望這張專輯聽起來是美好、舒緩並充滿期待的。」相信大家在聆聽這張專輯時,可以完全地感受到 Orlando 的父愛、慈祥和溫暖,特別是 〈Milk Breath〉 一曲開頭的輕聲呼喚 My Son, My Son 更是描繪出了父母對於孩子的殷殷期盼與關懷。

未來的發展與挑戰:

最後,我們請 Orlando 跟我們分享他的未來計畫,他開懷的說:「我的下一步是繼續嘗試些新東西。有時候,我很想做點讓四個鼓手瘋狂打擊的作品;有時候,我又突然想做點被David Crosby’s 《I’d Swear There Was Somebody Here》所激發的阿卡貝拉專輯。所以誰知道呢?這是我最喜歡創作音樂的部分,你永遠想不到下一步是什麼!但我會面對這一切,並讓它呈現出來。而我現在也和藝術家 Myungsik Jang 一起做了一些作品,也同時在創作我的彈出式畫冊,我想這些藝術及創作都是形狀的延伸與祝賀。」


完整音樂人介紹及專訪,歡迎點擊訂閱《白噪線上音樂雜誌》,每月只要八十元!


更多白噪線上音樂雜誌專欄: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