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odswings in This Order (後面代稱 MITO),是人類的情緒線,MITO 每當上升之後,必會下降到 No Silhouette 的狀態。

DPR IAN Moodswings in This Order 專輯背景介紹

DPR IAN 有 bipolar disorder (躁鬱)的症狀,IAN 的話是生活在情感非常豐沛、無感覺之中,小時候無法控制也無法理解這現象,到逐漸長大成人後,意識到會跟這樣「不穩定」的自己共存,才試著理解存在於體內的積極和消極,把「不穩定」的自我轉化成這張專輯,這也是 So Beautiful 的歌曲架構形成。當我們在消極時感受到的情緒,都被收錄在這張專輯裡,每一首歌代表著 MITO不同的人格,也就是不同的情緒面。

MITO 象徵的是人們內心深處,那些被否認、排斥的黑暗面。IAN 認為每個人內心中都住著 MITO,當我們遇到消沉、抑鬱、孤獨時,MITO 都會出現,但 MITO 都常常被認為是異類,所以IAN把 MITO 塑造成一個角色,想告訴大家處在負面時,是很正常的,是自我的一部分,你可以靜靜待在那,IAN的歌能陪伴著你,沒關係的。

在專輯的設計上,開頭所要呈現的是厭惡 MITO,因為討厭 MITO 所帶來的感受,但隨著時間的流轉,越是排斥自我的黑暗面,會發現到自己變得更加虛弱, 接著進入到chaos的狀態。翅膀在這張專輯也占了很重要的成分,它代表著飛翔、自由、釋放自我。在這張專輯的第一首歌曲和最後一首歌曲,IAN 設計了 Paradox,低沉的聲音是 MITO,在 MITO 會聽到 MITO 變成 IAN 的聲音;而在 No Silhouette 會聽見 IAN 轉變成 MITO 的聲音。

MITO 這個詞是 Scott先想出來的,MITO 是 Moodswings in This Order 的縮寫,TO 是 This Order,但如果發音成disorder,是指 mental disorder。而在西班牙語 MITO,是神話的意思。

MITO

MITO 第一次的登場,也是代表小時候的 IAN,IAN 將小時候聽到聲音、音樂作為靈感。MITO 的聲音很可怕像是要上戰場一樣,對 IAN 來說是大天使的降臨,但是是從黑暗世界到來的天使,所以在 mv 裡可以看見翅膀和羽毛都是黑的,這首歌呈現出 IAN 召喚 MITO 時的感受,在歌曲結尾可以聽到雷聲,代表著 MITO 終於降臨地球上。

開頭是惡魔的聲音?我倒覺得是一個角色的聲音,一個怪聲?在體內從沒聽過的心聲「be alone like」,變調的聲音默默地浮上心頭,歌曲從「I’m just tryin to stay alive/keep the fire down/don’t want to be alone/like yesterday」分前半部和後半部,前半部是在刻劃 MITO,與 MITO 的出場及對抗。MITO 是 IAN 另一個人格,這人格所處的世界是黑白的,音樂上漸漸疊加各種聲音,製造空間和規模感,而管絃樂的添加,多了懸疑感,過於黑暗色彩的聲音配上緊湊的弦樂器,產生微妙的色彩,擺盪在「down」和「love it」之間的猶疑,短暫的停留在「I’m just tryin to stay alive/keep the fire down/don’t want to be alone/like」,沉重的「yesterday」像顆按鍵,是這首歌的轉捩點;歌曲到後半部,音樂整體跟前半部是一樣的,但由黑暗轉到有陽光,是多了人的聲音去柔和掉那不和諧,感官感受上會像釋放了某樣東西,在接結尾的吉他聲和雨聲之前,插入一小段聲音,有反彈、MITO踏入現實世界。

So Beautiful

「這世界不論怎麼看都是黑的,逃避?把它變成Beautiful就好了」

歌曲靈感來自 Frankenstein 中的怪物,那些被社會驅逐在外的怪物,人們總是對於自身不理解的事物感到害怕,如果試著去認識它,是否人們就能開始發現它美好的那面呢?MITO 就此誕生了,是一種人格,怪異、恐怖、優雅集合而成的「黑暗美」。MITO 是有真實存在於現實過,IAN說:「有一場淋雨,突然轉變的那幕,他完全失去自我了,情緒突然轉變成無感情」

在漆黑的房裡 Ian 呆坐在椅子上,窗外下著大雨,滴答咚~滴答咚~,像是有節拍似的雨水在外邊不停的下著,一段不明的樂器聲,在我耳邊響起,是既華麗又熟悉的聲音拉動我的神經,在我的身體產生漣漪,一波一波的,MITO 從我身體裡出現了,吹著口哨聲,是什麼意思呢,似乎還有夥伴,它想跟我的節拍玩嗎?我想看清楚一點,我點…點燃火,「brew」MITO 又出現了,發出詭異的聲音在玩著我,怎麼又好像聽到開門聲,「Now come on you know/I just get confused」,MITO講話了!「A flawless ending」,Ian 喊出「So beautiful」,原來口哨聲是「So beautiful」,我彷彿在跟 MITO 對話,火沒了,我再點燃一支,MITO 又在誘導我變得「crazy」,用它那特殊的聲音,還用鋼琴聲做掩蓋,MITO 說出「I know」,我唱著「I’m calling for you」節拍錯亂了,我把音樂關了,喊出「So beautiful」,聲音的迴盪,盪出我心裡深層的心聲「My love is turning kinda grey/My heart is looking the other way」,沙沙~沙沙~,心理的掙扎和所剩無幾的時間,噔!嗯,一聲重擊,灌進我腦海裡,是薩克斯風的聲音,好像隱約還有鋼琴獨自的跳動聲,「So beautiful」!

「在藝術創作時,我的靈感都來自黑暗面,黑暗面幫助我感受不敢面對的事物,要去接受那些不舒適,才能突破自己,發揮自身所長」by Ian

DPR IAN

Dope Lovers

「愛情不是渴求來的,你盡心盡力渴求來的全是你自以為的幻想」

    

歌曲中的 Lovers 可以代指戀人的關係、自我的傾訴,Dope Lovers 是上癮般的愛,沉迷在自己的愛、戀人的愛,無法擺脫,一次又一次地想要更多。

竄動的節奏、詭異的怪聲,單一的琴鍵聲,凝重的氛圍渲染出情侶常見的畫面,「You’re smiling/I’m sorry/She’s vibin’/no compass/When I live/ you’re dying/When I’m falling」,抽掉音樂「you fall in」,正式進入一段悲劇收場的感情,跟開頭唱著一模一樣的詞,感受上卻是強烈的節拍,把那不安的感覺給美化了,幾乎聽不見琴鍵聲,多了不斷的「free」人聲,隨著節奏像水墨般化開,回顧對方曾說過的話「A dope lover/you’d say/No number/I like your face」,情緒化的節奏又再度襲來主角身上,主角很肯定地「you’d live for this」,1、2、again,主角自私的那面浮出來了「cause I just need you now」,這該死的愛情又回來了,主角這次挽留不情緒化了,音樂帶著些許的希望、自私的我「know love」、「untouched」,「just to hold back」氣流聲吹走愛情的假象,一聲輕敲揭露主角的內心,除了自私的「cause I think」,這段還加入很微弱的慘叫聲,這次的挽回,只剩

「cause I just need you now」,任何確信的節奏都蕩然無存,殘留的愛又回來了,嗚~嗚~,這次的挽留不一樣了,「a dope lover you are/a broke lover he was」,音樂抱著些許希望,又注入危機感的聲響,直到「She’s tired and you’re tired」拉出那段愛情裡的噪音,主角正式情感崩潰,一連串的回音疊加在音樂上,「A boy want you」、「I want you」,音樂放大聲點會聽到像很多不同面向的心聲,音樂抽調、拉回理智線「because it hurts every time」,「 I’m sorry/She’s vibin’/no compass/When I live/you’re dying/When I’m falling/you fall in」,這段徹底的分裂了,除了有慘叫的人聲,聲音還是兩層唱同樣的詞,「fall」還有特地拉長,像墜入深淵,變成自私的那個我在唱著這段愛情。

「I think a lot of shit happens after the kiss」by Ian

DPR IAN

No Blueberries (Feat. DPR LIVE, CL)

兩年前所做的歌曲,內容是人的執念一旦產生,就會以負面的出發點去看待事物本身,就算是像藍莓如此小的東西,也會在內心逐漸擴大,變成體內的怪物,間接地在自己身上產生恐懼、憎恨。然而有一部分焦慮症的形成也是因為這個緣故,把一件事看得過於重要,因為那樣東西是他的全世界。

鮮明的吉他聲配上「喔挖」,「I like no blueberries/in my ice cream cake/no air to breathe/with that masking tape/stop please」一些分裂、細碎的節拍、人聲,這是來自一位執著於no blueberries的人,「run from」短急促的鼓聲,音樂從此多了節奏,歌曲這段用各種方式修飾,像是低沉的男聲「in my cake」、特殊的鋼琴聲、CL的聲音、人聲,又再一次短急促的鼓聲結束這一小節,下一小節是歌曲最可愛的部分,把它稱作是跟Blue baby(執念)的對話,「oh no」,Blue baby:「Blueberry」;「so sweet」,Blue baby:「哼」;「welcome to the other side」,內心的另一面的深沉恐懼到來,所以開始「losing my temper for you」,又是短急促的鼓聲開啟另一段節奏的序幕,「cool」,Blue baby:「噗噗噗耶」;「excusez moi I think I’m just a」,Blue baby:「fool」;「welcome to the other side」點火結束這對話,繼續重複著副歌,直到live的出現,live出場除了槍聲,還多了鋼琴聲,因為歌詞有提到「mi amor」,「you’re the coldest/iite cool」,這裡出現了live下一張的專輯名稱;結尾回到歌曲最初的樣子,「before I forget」、「before I lose it/I got this blue to make you come up」

Nerves

Nerves 是指焦慮症,是一首關於焦慮症發作的過程。這首想呈現的有第一種,人在長大的過程中,所經歷的與自我相處、家人的陪伴、朋友的打鬧、情人的交往,所以 IAN 在 MV 當中,有很多像日常生活中的樣貌;第二種,因為在忙碌的生活中,忽視愛自己、家人、朋友、情人,而導致自己陷入一個混亂的狀態,間接地MITO的雛形出現了;第三種,很多人在經歷關係的破裂、爭吵,與自我、戀人瓦解後,「fuck everything」,決定自我閉關,直到有人照亮他們的生活,這現象代表著,他們決定變堅強,用恨來使自己變得強大。此外,在mv中出現很多回憶片段,這些是用來瀏覽過一遍,決定是要接受 MITO、變成 MITO。

開頭的吉他聲像是兩條線,有飽滿圓潤的吉他聲,也有相對粗糙的聲音,加入一小段啟動聲,再加上節拍,開始一段回憶時光,「I still can’t believe」這段加入搖滾樂常有的聲音,到了「hi how you doin/I heard you seem to be happy now/hi how you doin/don’t worry bout me/cause I’m doing fine」把音樂都抽掉,只留吉他聲,有種撞擊到心裡的感覺,之後的除了加上「屋虎」,還有分裂「sat down」的聲音,製造echo的效果,敲擊幾下鼓聲,正式「Nerves」,在副歌「I’m getting getting little nervous/nervous」的每個句子前後加入小段喊叫聲,到了「hi how you doin」又再次把音樂抽掉,「I’m doing fine」緊湊的吉他聲、提升情緒的鼓聲,從「I’m doing fine」到「I swear it’s not a lie」一直都有個尖叫聲,由弱轉強,在二次副歌修飾音換了,換成「我ㄜㄜ」,「he’s getting a little nervous」這段很多虛弱的聲音出現,「nervous」、「surface」,在音樂結尾IAN加入很多自己發出的聲音,穿梭在收尾的部分,最後回到開頭的兩條平行線。

Scaredy Cat

Scaredy Cat 是一個人格,既害怕一切事物又好奇所有的一切,在國外Scaredy Cat是小時候常常會聽到的單字。

輕快的鼓聲開啟另一個人格的門鎖,短暫的音樂留白像黑畫面一樣,在聽眾心裡留下一道懸疑,才開始匯集吉他聲,說出「I think I’m scared/of all the signs/don’t ever leave me/alone at night」,在「I think I’m scared」和「I don’t know why」都附上一個低沉的聲音,作為心裡的echo,接著就是琅琅上口的副歌環節「because/I’m a scaredy cat/please/no more heart attacks」,歌曲在進行下一階段前,抽掉音樂,出現一個很輕的怪聲「he has no time」,在「I scream out loud/just to see」又抽掉音樂,音樂播到此時,只剩「I don’t know why」嘆息,又再「I’ll stay inside」音樂消失,開始副歌,在「dial 911」此處,翻攪著鼓聲、激昂的吉他,配上弱小的心聲,「under my bed」、「you’re not there」、「a nightmare」,即將到達膽小的最高境界,縮到最小,「disappearing in a hole/and nobody will know know/nobody will go」,用鬼魅的變調聲配上怯怜怜的「know」;「sitting in my room alone/and nobody will know know/nobody will go」,和絕望的「except when I’m with you」、「except when I’m with you」,在「afraid」和「away」發抖的聲音,「and there are clouds in disguise」、「I’m losing my mind」歌詞中又加入「alone」,在「they might just rain on me」加入音效聲「挖娃瓦汪」,最後一次副歌換了,在前面也是抽掉音樂,加入洩氣的琴弦聲,副歌少了鼓聲,在最結尾才又出現,「I’m a scaredy cat」、「no more heart attacks」的地方創造出更壓抑、響亮的聲音,原本的副歌反而變成音樂的配角。

Welcome To The Show

「在觀眾聽完所有歌後,更加認識了 IAN,走上舞台的 IAN,想告訴大家他的真實感受」,對 IAN 來說製作上有些困難,因為要在情緒低落時才能做,是歌曲中花最久時間的。

又是誰的嘆氣聲響起這首歌的旋律,「just stay/for the show/no candlelights/to take you home」,熟悉的吉他聲,依舊低沉、絕望的聲線,「all in」疊加了聲音,感受往上竄,一個機械扭曲聲,開啟鼓的節奏,「I just want you to/close all the doors/just leave me alone」,又再一次面對黑暗喊出「I still don’t know where to go」,「but welcome to the show」用柔和的吉他聲,來教你如何對抗無助,「go」、「so don’t look so down」,跟IAN振著相同的節拍走,「I know you feel the same/I tell myself to let go of the pain」,再一次走出絕望吧,「but welcome to the show」漸漸蒸發掉,轉化成鋼琴忐忑的心,「so can you stay a little longer/cause I don’t know/who I want to be」,揣著別人的心,人生中最忐忑不安的疑問也跟著抖出來,抓住唯一的希望「sometimes」,再一次釋放我那絕望的空間,「welcome to the show」,看看我的殘破面,「I still don’t know where to go」,那緊張跳動的心融合鋼琴聲來結束這一切。

No Silhouette

Silhouette 是剪影的意思,所代表的是人的影子;No Silhouette 就是指內心的影子漸漸消失不見,失去了超能力、弱化了。「I lost myself/I lost/I lost/I lost myself in the sun」,這段歌詞是參考Icarus,在希臘神話裡,Icarus飛得太靠近太陽,融化了他爸用蠟做成的翅膀,而掉下來;在 No Silhouette 裡,指的是太靠近 high 的情緒,所以迅速地消失殆盡。「this is the end」的交錯部分,說的是high的狀態,終於跌落到地面了。

「No Silhouette」撥動一根一根的琴弦,攪動著節拍,像是正在往上飛的感覺,直到「I lost/I lost/I lost myself」,IAN用他最擅長的方式,創造不同的聲音,讓音樂像是一層一層往下墜,突然出現「this is the end」,音樂又再度平穩地飛,這裡做了很多的停頓,電視機的雜訊聲、「the sun」,之後音樂就一直出現「滴滴滴」的聲音,絕望的「burning down」,到了「too close/and now I’m burning」,音樂抽掉,像是抓著人在講話,用淡化的「I’m burning down」卻銜接下一段的電吉他,除了絢麗的吉他聲外,還加入「I lost myself」的回音、「self」飛過的聲音,「I lost myself」迴盪在充滿未來感的宇宙空間中。

更多日韓音樂消息: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