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睽違七年!!Daughter 談全新作品《Stereo Mind Game》,讓愛獲得、失去與永恆

專訪/睽違七年!!Daughter 談全新作品《Stereo Mind Game》,讓愛獲得、失去與永恆

一個樂團,七年不發專輯會發生什麼事?一個樂團,休息了七年,團員們又會有什麼樣不同的表現與情感?曾經獲得許多樂迷與樂評喜愛,由主唱 Elena Tonra、吉他手 Igor Haefeli 和鼓手 Remi Aguilella 所組成的英國獨立搖滾樂隊 Daughter 正是如此,在 2016 年發完最後一張專輯《Not To Disappear》後,就 Disappear 了XD 留下了許多等待他們正式回歸的樂迷們,無奈受到疫情影響,加上團員們一直在不同國家及地區活動,讓專輯錄製過程困難重重,也因此慢了許多。

這次很高興能和 Daughter 一起聊聊他們在這七年的心路歷程與創作《Stereo Mind Game》之路。

Daughter 談七年心路歷程:

Q:在七年過後,你們終於釋出了全新的專輯,我們很好奇你們有沒有什麼想分享的?例如一些新的體驗或是心得?

Elena:我想就只是活了七年。那些我遇見的人、那些我所擁有的對話、新的家族成員誕生、有些人進到你的生命裡,有些人離開。我一直都在人與人的連結與分離中受到許多無窮無盡的啟發。

Q:在最近或是過去七年裡,你們有沒有一些和音樂相關的特別經驗或是時光想和大家分享?

Remi:沒有太多新的體驗,但更多的是自我反思。我的女兒現在正開始了解我不單單是在家裡陪她打鼓的爸爸,我也和 Elena 和 Igor 一起演出。她對於團員這個詞還不是很熟悉,所以會叫他們是我的「團姐」或是「團兄」。這也不禁讓我想起了這些年來,我們一起寫歌、巡演和環遊世界是一件多不可思議又美好的事情。

Daughter 談全新專輯《Stereo Mind Game》

Q:做音樂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你們有在其中遇到什麼困難或是創作瓶頸嗎?

Elena:靈感總是來來去去,我是那種會等待詞的靈感突然出現的人,所以有時這是很漫長的等待。雖然我一直在學習不要慌亂,相信總會有點子的。有些時候換個創作手法或是與過往不同的取材方式也有幫助,例如:在〈Junkmail〉這首歌中,我把 email 裡面的垃圾信件夾中的片斷詞句放在一個文件裡,然後恣意的讓靈感發揮!

除了創作手法的改變,Daughter 也打破過往只有 Elena 自己獨唱的慣例,在許多歌曲中,都融入了不同的歌聲。例如吉他手 Igor 在〈Future Lover〉中獻唱;在〈Neptune〉中,出現了來自知名管弦樂團 12 Ensemble 的部分團員的合唱。Elena 說道:「這是我在這張唱片中最喜歡的一個時刻之一!這是一首非常孤獨的歌,卻在突然間,所有的人聲音進來,一起合唱。就如我在最孤單低落之時,有許多的臂膀對我敞開。」

Q:在你們的新專輯中,有幾首歌試圖探討「失去、獲得及永恆」,能和我們分享這樣的靈感來自於何處嗎?

Elena:我想封面的乾燥壓花就有永恆的特性,就這樣被時間凍結。我從這朵花中連到了某幾首歌,就如同回憶的收藏一般。我們的回憶有新的、有舊的,有些會被改變、有些失去了,但有些卻會記得一輩子。在這張專輯中,愛作為主題,有著一種接納與祥和的感覺,一種不怕失去,而是去感念時間所留下的一切。

Q:在這張專輯裡,我們聽到很多不同的配器來創造專屬於你們的獨特聲響,想請問當你們試圖去將這些元素融為一體的時候,是否有特別去嘗試做些調整及改變?有沒有什麼片段的設計讓你們討論最多?

Igor:在創作《Stereo Mind Game》時,我們確實加了更多上一張作品所沒有的元素,例如:弦樂、管樂及更多的人聲,我同時也利用許多人聲取樣技術,這讓我能夠更完整的去操作聲音的特性,創造更多顆粒性及以往無法達成的音樂質感。例如:在〈Wish I Could Cross the Sea〉中,取樣了住在義大利Elena姪子和姪女的聲音;在〈Missed Calls〉中,取樣了一位跟她講述自己夢的朋友的聲音。透過這些點綴,Daughter 讓這些生活中的點點滴滴再次被記錄在專輯中。Elena說:「這些訊息都是嘗試與那些你愛卻無法相見的人建立一些連結,它們會將你拉出泥淖之中。」

Igor 接著說:「在音樂編曲方面,所有的配器都是有原因及理由的!有些是整首歌的必要元素,有些則是去強化某種現有元素的感覺。合成器聲響與純聲聲音的組合為作品帶來更完整的畫面。我會在某些樂器上面加上效果器,讓他們更超然脫俗,與其他配器有所區別。我希望聽眾在聽這張專輯時能感受到親密感與寬敞感的結合。我們在混音階段也花了很多時間和心力,確保每個聲音都在正確的位置上,並完美的結合於一體!在製作上的每個選擇都是為了完善這首歌,所以我們都會針對不同部分每個人的角色來做討論,非常的同心協力的過程。」

而在整張專輯裡,對於主唱來說是最重要也最感驕傲的作品,莫過於〈Party〉。這首歌描述著Elena戒酒的過程,寫下了她下定決心的瞬間的心情,雖然在過往她也曾寫過類似的主題,然而她卻需要時間來讓這一切變得更加明瞭。吉他手Igor說:「借用一下Elena說過的『這一次,你必須爬出泥淖,再往回看。』」而這一首歌的其中一句歌詞「some stereo mind game I play with myself」也因成為此次的專輯名稱《Stereo Mind Game》。

回顧十多年的音樂之路,Daughter或許非常擅長向歌迷闡述他們的心情與過往,然而此次,他們選擇走不同的路。不再耽溺於過往的黑暗、痛苦的心理與糾纏,而是嘗試在這難得的人生裡,活得不這麼絕對、獨立,並學會生活與珍惜。《Stereo Mind Game》絕對是他們現在最為明亮與歡樂的作品,也絕對是疫情過後值得大家細細品味的一張美好佳作!

更多問問樂手:

By Mr.生活扉頁

Hello~大家好=)我是站長Mr.生活扉頁,歡迎大家常常來這裡逛逛、聽聽音樂、看看故事、認識電影,也祝大家能在這裡找到一些趣味相投的朋友喔=)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