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陽光煦煦灑落,大男孩專注的在房內把玩吉他,嘗試探索著全新的聲響與旋律。」英國詩人歌手 Bruno Major 在今年六月甫剛發行第二張全新專輯《To Let A Good Thing Die》,並在歌曲中,透過不同角度的觀點來闡述自我對於音樂、愛情、人生和靈魂意識的想法。在他的筆觸下,每一首歌都多了一絲溫暖、深沉,也多了一些生命與思想。而今天我們很榮幸邀請到 Bruno Major 和我們分享他的音樂人生,並聊聊專輯歌曲背後的故事和他的想法。

你在先前的採訪中提到曾有一陣子離開流行音樂圈,到劇場擔任音樂總監一職,你能和我們分享這段故事嗎?對你的音樂創作有任何影響嗎?

我認為我在劇場當音樂總監期間對我的人生影響深遠。當我離開與大唱片公司解約後,我回到了英國,當時我對失去了對自己的自信也和女友分手,那真的是一段很黑暗的時間,我陷入寫歌低潮。但我一直認為自己是一位藝人、依然喜愛音樂,而不是完全對音樂失去希望,所以我選擇從其它層面來做音樂這件事情,所以我就到了一家莎士比亞作品的製作公司上班,那邊其實還蠻輕鬆的,我只需要幫全世界最優美的莎士比亞文字譜曲就可以了!這整個過程對我來說像是一場精神上療癒,我也同時吸收到了大文豪的一些思維和想法,也是在這個地方工作後,我才走出了寫作瓶頸,並找回對文字的熱愛。〈Tapestry〉 這首歌就是我在經歷了這段期間後,第一首讓我自己真正感到滿意的作品,所以我想我如果沒有在這家公司工作,我的確寫不出來這樣的作品和現在的專輯。

每個音樂家都有自己的音樂啟蒙和影響,你能和我們分享你最喜歡的音樂人還有怎麼認識他的音樂的嗎?

我想每個人做音樂時都會受到他人的一些影響,我覺得藝術家就像一幅他們所聽、所吸收音樂的拼貼畫,各取一些的形成自己的風格。我生活在西洋音樂的世界裡,也在古典樂、流行樂、爵士樂的薰陶下長大,這些是我的背景。但若提到最近第二張專輯我比較受什麼音樂影響的話,我想是在音樂製作的領域上吧!我最近很喜歡 J Cole,他有一張很棒的專輯《KOD》,他在技術性層面、音色選擇上讓我非常欣賞。例如:他使用 hi-hat 的使用方式給了我許多激發與靈感,他從來不會使用同一種 hi-hat 音色,大鼓跟小鼓聲音都會比較乾、比較清脆,我想這方面的影響,你就會在我的新專輯中聽到!至於怎麼認識 J Cole 的,其實我也忘了,他應該算是很有名的歌手,網路上都會看到。

你能和我們分享當你遇到寫作瓶頸時是如何解決的嗎?

老實說,我時時刻刻都處在會遇到創作瓶頸的恐懼中,我有時候會突然變得很多產,有時候卻完全寫不出來。在這些過程中,我學到的是,不要去強迫創作的發生,如果沒想法坐在鋼琴前面三小時還是寫不出來,最後得到的只會空對自己生氣、感到很沮喪;有時候,很多點子總是像 email 般的出現,就好像 WhatsApp 收到訊息時會突然「叮叮」,許多想法常在我做其他事情時出現的!有時候逛街、散步都有可能突然想到一段歌詞或概念,更多時候都是在健身房想到的。健身對我來說像是一種專注於身體上的自我省思,它能讓我的思考能夠被釋放不受拘束,相反的,坐在鋼琴前時反而無法隔絕周遭的雜音,環境太吵雜。

我想,要如何突破寫作瓶頸,或許因人而異,對我來說,我會閱讀、看電影,然後認真地體驗生活,如果你沒有親身經歷過的話,你無法寫出任何作品,所以談場戀愛、造訪其它國家、品嚐不同的食物、多嘗試、體驗那些值得體驗的,因為這些都會引領著你創作出音樂作品或藝術作品!

在你的第二張專輯中,是否有遇到什麼樣的困難呢?

對我來說,創作這張專輯最大的挑戰,是如何平衡錄音室創作和巡迴演出的時間。我發現我在巡迴、和在錄音室裡是完全不一樣的兩個人——在錄音室的時候,情緒會比較敏感、也比較容易敞開心房。會需要去探索自己的內心、需要專注地聽,要讓自己進入一個適合錄音室的模式。我們可能聽了二十組 Hi Hat 只為了找到最適合的聲音,那些都是很花時間才能完成的。相較在演唱會期間,就像是個戰士,你要上戰場,你要撐住、保持自己最好的狀態,不論你今天感覺如何,都要讓自己散發魅力。難就難在,你必須讓自己在這兩種模式之間不斷轉換,但總而言之,我們都挺過來了。

在第二張專輯中有一首 〈Old Soul〉,你是否能和我們分享一下你認為自己有什麼事情是非常帶有老靈魂的嗎?

這一個問題裡有好多小問題唷!先從興趣開始吧,我很喜歡攝影,我有點接近於癡迷的程度,實際上,我第一次在德國巡演時買了一台相機,從那時候開始對攝影著迷,都會跟大家聊一些曝光、鏡片等等。我也喜歡汽車、兜風、我算是狂熱派車迷。我也愛高爾夫球,原因滿有趣的,是我在做第一張專輯時,有一天卡到,想說休息一下,結果我發現我除了音樂以外沒有其他興趣,所以就想學個興趣,沒想到就愛上了。

我常常被說有一個老靈魂,只是我不完全相信「靈魂」這樣的認知,或許有字面上的關連性,但我相信的是「意識」,我們都是有知覺的一種「存在」,我們是這由眾多意識聚集而成的宇宙中的一部分,我們是這宇宙中能夠有知覺的那一部份,所以我們每個人都是這整體意識中的一小部分。當我們過世的時候,這意識就重新融回到這個宇宙的意識體,永無止境的,像是氮循環,當一頭牛死了以後變成草地的養分,草又被其他牛吃下,我覺得「意識」的運作便是如此。「靈魂」只是意識的另一種說法吧!

在新專輯中哪一首歌最能代表你現在的心情呢?

最能代表此刻的我的歌應該是我和 Phairo 一起寫的 〈To Let A Good Thing Die〉,這首歌事實上他跟女友分手後寫下的一段詩詞,然後我們就想說把它寫成一首歌,後來加入主歌歌詞

You can’t drum up the heartbeats of loved ones come to pass
Stop wishing for forever ’cause nothing ever lasts
If it’s keeping you from sleeping, wipe the tear from your eye
‘Cause sometimes, it’s time to let a good thing die

這段歌詞大概就是這張專輯最想表達的,想表達要如何去更認識人生、更接受生命是很短暫的,很多事情到了某個點都會結束。我最近也時常想到這些,我覺得這是世上最難理解或接受的概念,甚至比理解自己的死亡還難,接受你喜愛的人、事、物的逝去。這可能有點沉重,不過這也是這張專輯的核心概念。感情的結束、生命的結束、所有東西的結束。

最後能請你和我們分享一下這張專輯封面設計的概念嗎?

封面的確有它的意義,Robert 負責我所有專輯作品的設計,這基本上是一個太陽系的概念,每一年從太陽畫一條線到每個行星,然後重複這樣的動作 32 次,也就是 32 年,之後就會形成那個圖案。我今年 32 歲,所以那就像是用一個以數學、太陽系運行所產生的圖案,象徵著第二張專輯的誕生,我覺得非常的酷!我覺得他的設計總是充滿著實用性,他從不設計沒有意義的東西,背後總是帶有深刻的意義,用幾何圖形作為設計的基底,他真的是個天才!

完整音樂人介紹及專訪,歡迎點擊訂閱《白噪線上音樂雜誌》,每月只要八十元!

更多專訪: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