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音樂 成為了刀與槍 陪我們上戰場 去征服殘酷眼光」– 尋人啟事

台灣阿卡貝拉樂團尋人啟事在創團五年多之後,前幾天正式釋出自己的首張全創作專輯《Dear Adult》,這也是全台灣第一張阿卡貝拉全創作專輯,專輯主題圍繞著名稱 《Dear Adult》做出延伸三大主題 — 覺醒、衝突、新篇章,希望透過這三個概念紀念我們的成長過程,也獻給每一位為自己生命奮鬥的粉絲們!

而今天很開心 Mr. 有機會能和尋人來場訪談聊聊這次的創作以及音樂歷程,現在就讓我們一起來看看尋人啟事的團員們與經紀人兼此次製作企劃的 Eva 怎麼說吧!

Q1. 《Dear Adult》是怎麼誕生的呢?

Eva:「這次的專輯其實我們是一開始用一個概念開始做的,不是因為有歌了才開始做專輯,我們是先選出了這個成長的概念才去選歌及調整,每一首歌都是圍繞著這個概念所做。」

DoDo:「而每一個篇章都有一個由古典樂元素所做的 intro 作為引導接下來的三首歌,在每一個篇章裡面,我們透過不同的曲風來顯現出時代感的差距,但卻也同時包含著覺醒、衝突及新篇章。希望透過這樣的手法,來讓不同的時空、不同狀態、不同過程下的人們都去經歷覺醒、衝突、新篇章的感覺。」

EVA:「而最後一首 〈Unforgettable〉 有點像是我們最這張專輯做的結論、做的結語,它跟這三個 Part 的聲響有所不同,放入了人聲的大合唱等。」

Mr:「剛剛有講到是以《Dear Adult》作為發想及選歌調整,也講到了三個篇章的誕生,那可以跟我分享一下《Dear Adult》是怎麼誕生的嗎?為什麼選擇使用這個字呢?」

DoDo:「企劃在最一開始時,我們其實是從 〈刀與槍〉 開始的,我們覺得 〈刀與槍〉 是最符合我們現在想表達的事情,我們成團以來的心路歷程以及堅持、不想放棄的心情。所以我們在有了這首歌之後,開始發想整張專輯,甚至剛開始還想用 〈刀與槍〉 作為專輯名稱。但這個名字實在太硬派了,不認識尋人的人會以為我們是個重金屬樂團(笑)。但其實刀與槍是我們成長過程裡,抵擋外在,讓自己能夠持續堅持的武器,而不是那樣的有攻擊性的意義。之後我們也很開心地想到了《Dear Adult》這個專輯名稱,更能涵蓋整張專輯對於成長的詮釋。」

Eva:「那時候,尋人正面臨從半職業轉變為職業,我們正在思考未來要往哪裡走,覺得要把這樣累積五年來的音樂能量呈現出來,最好的方式就是出一張自己的專輯。」

Mr:「不過我想應該也有很多人問在疫情期間釋出專輯應該是一個挑戰吧?」

Eva:「其實也有蠻多人跟我們說的,我想很多人會問「什麼時候是釋出專輯的最佳時刻?」但我覺得其實我們並沒有辦法預測市場的表現,儘管如此,我們還是用盡了心力在做,在我們的第六年裡,或許我們會遇到很多新的問題,也有可能我們就這樣解散了,但是無論如何,就像 〈Unforgettable〉 中所唱,我們認真活著,這張專輯也算是給每個人五年來的交代及作業,我們還是會持續努力 !」

Q2. 古典元素與專輯概念的啟發

Mr.:「剛剛 DoDo 提到了在 intro 裡使用了一些古典樂的元素,作為你們這次的專輯裡的一個很重要的基礎及引導,在最一開始為什麼會想要用古典元素呢?」

DoDo:「古典元素是我的根,我很常在創作音樂時融入古典音樂元素。我們的主打歌 〈刀與槍〉裡面有一段 1812 序曲的旋律,當時我在寫這首歌的時候,我就放進了這段旋律,後來製作人阿涼老師聽到這段古典音樂旋律時就覺得很有趣!而在過去也有許多知名阿卡貝拉團用人聲的方式翻唱古典樂。當時我就在思考我們能用什麼樣革新的方式去詮釋這件事情?」「阿涼老師就把這個古典的部分抓出來後,讓我們唱完這個旋律,然後拿去給 DJ Questionmark 重新做剪接、重新設計節奏,最後我們再跟著新版 Mix 重新翻唱。這次所有的 intro 我們也都是用這樣的方式去呈現,在這個 intro 裡面,大家可以聽到二次創作古典音樂的感覺。我覺得也是把 A Cappella 這個舊有的音樂形式重新放回這個世代,重新的演繹給予歌曲新的生命,其實也是我們這次很想要強調的事情 — 悠久歷史的音樂形式到了現代還可以有什麼變化?」

Eva:「另一方面,我們也希望表達的是音樂就是音樂,很多人覺得古典樂離自己非常的遙遠,但是其實古典樂隨時隨地都在我們身旁,包括看電影的時候,我們可能會因為配樂而哭、而笑,而配樂很多是來自古典樂。所以對我們來說,我們覺得把古典樂拿來重新翻玩是一件非常有趣而且符合專輯感覺的意義,因此最後,就把這兩樣結合在一起了!」

Q3. 音樂的編排及製作

Mr.:「那在這次的音樂編排上,你們有什麼特別的安排及想法嗎?」

DoDo:「在第一部份中,我們用了比較現代的音效,使用了大量的當代效果器感,讓每一秒都顯得很新穎;第二部分,我們則嘗試了大量的 R&B, Jazz 感,希望能製造一點復古感,著重在節奏的呈現;第三部分則是有點回到 Beatles 的感覺!最後一首 〈Unforgettable〉 則是找來合唱團大合唱,營造出豐富的音效聲響,希望能讓音樂迴盪在大家的心裡。」

五年歷練,尋人啟事化刀與槍於音樂筆桿,寫下屬於自己的《Dear Adult》 1

Mr.:「那在這次的製作專輯的過程裡,你們有遇到什麼困難或是挫折的地方嗎?」

DoDo:「我想在專輯製作前期,我們花了很多時間和心力在跟製作人和每一位團員對焦,等到討論完確立主題之後,歌曲回到我們自己工作室,要開始編曲製作了,對我們是另一個很大的困難點,例如:阿涼老師說:『你不要模仿樂器,不要把自己想像成樂器,不要用很多想是鋼琴演奏的分解和弦這種過去被大量使用的手法』所以我在編曲第一首 〈I’m too tired to fall asleep〉 時,遇到了非常大的問題及與自我的爭戰,而這個挑戰來自於需要跳脫自己過去的思維!阿涼老師希望我們回到人本身,而不要去想那個樂器的語法,而是去思考人的語氣、人說話的樣子是什麼?所以我在編曲時,一直在想我有沒有做對。這首歌的編曲大概折騰了快一個月,直到最後老師說可以了,我們才確立了這個方向,進度也越來越快。我想我們都覺得那是一種很些微的思維差距,但最後只要一轉念,就會知道該怎麼做!而我們對這個結果也都很滿意,用了新的角度來看待這樣的音樂形式。」

Eva:「說到製作這張專輯的困難嗎?我認為最大的困難在於信任,一個好的團隊沒有信任,很難做出好的作品。像是阿涼老師也沒有製作阿卡貝拉的背景,但是因為信任,我們也願意付出我們的所有來完成這些挑戰及要求。」「另外因為現代人的聆聽習慣是單曲單曲聽,所以我們當初也很掙扎要不要釋出整張專輯或是只要釋出 EP,但是我覺得以概念來做創作還是一個非常值得被呈現出來的!以前許多歌手的專輯都是在說一個故事,有一個完整的概念,現在比較像是精選集,所以我們這次希望回歸到音樂本身,畢竟尋人想做這件事情的初衷就是想要說自己的故事而不是 Cover。所以故事必須要有一個核心。我想這張專輯最辛苦的就是在這個時代裡把這件事呈現出來!」

家誠:「對我來說最大的困難應該是專輯裡的 〈無名英雄〉,因為我平常寫歌是很直覺的寫,我覺得在最好的狀態下寫的歌,自己會最喜歡,但是這首歌,我改了七次,修了兩個多月,在這個當中,我一直在思考:『我真的適合寫歌嗎?』就像是經歷了衝突一樣,歌到底是寫給誰聽的?讓我對於寫歌這件事情開始有很多不同的想法。但我在寫這些作品時,也同時被這張專輯的其他歌曲療癒,像 〈刀與槍〉 中有一段:『我只能一直寫,一直一直寫』我覺得音樂就是我們的刀與槍,陪伴著我們渡過種種的困難!」

五年歷練,尋人啟事化刀與槍於音樂筆桿,寫下屬於自己的《Dear Adult》 2

Mr.:「那大家有什麼快樂的經驗嗎XD」

家誠:「我認為最有趣的事情是我跟東東當時都在當兵,每週末我們都要來回跑,把聲音唱到燒聲,一到五回軍中休息。而且在外面和軍中的生活是不一樣的,我還會一直看手錶,以為現在要集合之類的。」「其他有趣的事情就是,當我們度過了上面那些難受的過程,我認為一切現在回頭都變得很有趣!」

Eva:「我想是我們在挑歌的時候,每個人挑十首來作為選取的開始。每個人對於三個 Part 的想法都有所不同,而我跟阿涼老師挑的歌曲完全一樣,在當時我就覺得挑這個製作人真的是很正確的選擇,我還跟他開玩笑的說:『是我們兩個年齡接近,同溫層很像吧!』」

Mr:「阿涼老師是這張專輯很重要的一位幕後功臣,想請問一開始你們是怎麼接觸到阿涼老師又是怎麼認識的呢?」

DoDo:「是我大概在 5.6 年前,還在大學念書的時候,開始跟著老師學習,因此認識的!所以其實我們有很深厚的關係」

五年歷練,尋人啟事化刀與槍於音樂筆桿,寫下屬於自己的《Dear Adult》 3

Q4. 關於專輯《Dear Adult》

Mr:「這一張專輯稱為《Dear Adult》,整體分為三部分覺醒、衝突、新篇章,對於你們每個人來說,對於這三部分有什麼不同的感受,又認為自己正處於哪一個階段呢?

DoDo:「雖然我們分成了三個階段,但是我想我們每個人在不同事情上都在經歷著不同的階段,所以可能有些事情在衝突、在新篇章。我想我們現在面臨宣傳、新活動和一些需要重新對焦的事情,所以對很多人來說都是在一個衝突的階段。但是我想我們都一起經歷,像我們的平面設計師自己也在畫我們的封面的過程當中,她自己也感覺到自己的成長!」

信迪:「我跟 DoDo 的想法比較接近,我覺得我的生活有很多的不同層面,很多事情正在衝突,很多事情正在覺醒,很多事情已經到了新篇章,但是我認為這會不斷的輪迴,當新篇章的事情到了一個新段落的時候,又會遇到衝突。所以我認為這三個 Part 就像是人生中不斷一直重複發生的事情。對於整個團隊來說,我認為我們還在覺醒和衝突的過程裡,就像 Eva 說過我們的專輯會走到哪裡誰也不知道,然後也還不確定市場的反應如何,不知道台灣第一張全創作阿卡貝拉專輯會不會受到市場的肯定和接受。但我想新篇章在整張專輯中,它不是一個結果,而是一個心態的轉變,你接受了這個結果,不論是好是壞,新篇章會把我們帶到了另一個境界,我自己也還在等待這個專輯時代的新篇章出現。」

家誠:「我覺得我到新篇章了~~~(撒花」(大家可以去玩濾鏡)

掐玉:「我覺得就跟 DoDo 說得很像,我們同時有很多不同的面向,一直在面對不同的狀態。我覺得在痛苦的當下,我們並不會想到我們正在痛苦,而是真的走過之後,才會說:『我真的成長了!』」

ReRe:「我目前沒有覺得自己在哪一個階段,可能之後才會知道=)」

東東:「我的話可能現在是衝突這個階段,不太知道未來專輯和其他事情的走向。」

五年歷練,尋人啟事化刀與槍於音樂筆桿,寫下屬於自己的《Dear Adult》 4

Mr:「我好喜歡 〈New Life 這首歌和它的背景,不知道這首歌創作的靈感是來自於什麼事件或是創作者經歷了什麼過程呢?」

DoDo:「其實最一開始我跟我媽吵架,總覺得說什麼她都聽不進去,那乾脆不要說好了!這個世界有很多時代的隔閡,從習慣到價值觀,從家庭到社 會。 下一代覺得上一代過於保守、總是計較利益。⽽上一代的⼈對下⼀代則充滿不屑,認為下⼀代不願受苦卻要求很多、容易被煽動。 但我認為每個時代都有每個時代的傷,都有每個時代的重量,如果我們也不願意去理解對方,而是謾罵對方、取笑對方,那其實我們不也和那些我們所不喜歡的人一樣了嗎?因此我希望透過這首歌來告訴大家多一點包容、多⼀點體諒,設⾝處地看待一個人,就能夠接納彼此的辛苦。即使我們彷彿身處不同時代, 擁有不同的背景與理念,不代表我們無法與彼此和解。」

Mr:「那在最後一個問題,我想問問大家最喜歡專輯內的那一首歌呢?為什麼呢?」

DoDo:「好多人問這個問題,但我真的選不出最愛的一首歌,我覺得每首歌都花了很多心力,他們有自己的生命。我們創作完之後,就該讓歌曲自己長大,自己產生意義,而我相信這每一首歌都是能對不同人產生新的故事的。」

家誠:「我想選我自己的寶寶 〈無名英雄〉,因為這首歌對我來說,讓我有了新觀點來看待寫歌跟創作這件事情,也重新看待自己創作時感性和理性之間的拿捏。」

信迪:「我最喜歡的應該是 〈我巨大的悲傷〉,這首歌我們是找一位小提琴音樂家蘇子茵來編曲,因此對我自己以前學小提琴的背景來說,弦樂的語法、弦樂四重奏的感覺對我來說是蠻熟悉的。但是這次在唱的時候,歌手們用自己的方式來詮釋,在旋律線條中會出現很多語氣,一些人唱歌的語法在裡面,因此讓編曲變得很不一樣,可以在裡面聽到不同人對於悲傷不同的感受及口氣,所以我很推薦大家聽這首歌。」

掐玉:「我最喜歡 〈Unforgettable〉,對很多人來說,或許這首只是專輯的總結,但對我們來說,這首是我們五年的總結。這首歌比較像是歌舞劇的編曲,在編曲內呈現我們每個人不同的故事,最後有合唱團很澎湃、很感動。」

東東:「我最喜歡 〈刀與槍〉,什麼是你的刀與槍?我們認為這個問題可以用於各行各業和每個人,是一個很好的問題,可以讓大家思考對自己來說,什麼是自己最厲害的刀與槍!」

後記:

這次 Mr. 很開心能夠有機會專訪到尋人啟事,也很開心能夠跟他們度過一個美好的早晨,在與自己接近年齡的音樂家聊天時,總能得到莫名的溫暖及時不時的一點鼓勵和提醒,聊到相似之處時,還能彼此交換意見XD 希望大家也都能在尋人啟事的這張全新專輯 《Dear Adult》 中找到屬於自己的刀與槍或是自己人生的新方向!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