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很開心能夠採訪到來自美國的電子音樂樂團 Son Lux,成軍於 2008 年的他們,透過有趣的合成器音效和飄渺的歌聲,做出非常令人驚喜的聲響效果和樂趣,而在新專輯 Tomorrow I 中,更是採用了不少新型態創作手法,讓傳統的古典樂器,多了些實驗音樂的氛圍與爵士音樂的恣意。現在就讓我們一起來看看吧!

一開始想先請問你們是怎麼開始做音樂呢?Son Lux 每個人又都是怎麼接觸到音樂的呢?

Ian:Son Lux 是 Ryan 在 2008 年開啟的個人計畫,我們幾個是在 2014 年才開始一起玩音樂的。一開始我和 Rafiq 是被 Ryan 聘請來為第三張專輯舞台演出的。在經歷幾次巡迴挑戰後,我們不再只是音樂家之間的關係,我們更像是好友,發展出共同的音樂語言,開始一起嘗試創作第四張專輯 Bone。我自己的話,很感謝父母在我小時候就讓我學習鋼琴和打擊樂,從那時候開始我就對音樂產生了著迷,一直到了現在。

Ryan Lott:我在五、六歲的時候開始學鋼琴,我並不是出生音樂世家,但我們家的家規是所有小孩都必須要學鋼琴學到中學,之後你可以選擇放棄或是繼續,我想大概很好猜我的選擇XD

Ryan Lott 曾和 Woodkid, Sufjan Stevens 和 Lorde 等人一起創作過。

Rafiq Bhatia:我媽媽那邊都是音樂家,我爸則是小提琴家,我的兩個姊姊是錄音室和現場歌手。我一開始是學小提琴的,但是後來我找到自己對吉他的熱愛。而我對於純樂器音樂的表達的靈感是來自人聲,並非完全字面的意思,只是我認為人聲帶給我更多感觸,可以傳達人性和經驗的共通性。

誰的音樂對你們影響最深呢?

Ian:我這個人超級不會選最喜歡這的東西,我們每個人的喜好也都蠻廣泛的。舉幾個例子的話:Portishead, J Dilla, Radiohead, Dawn Of MIDI, SK Kakraba, Jlin, Bartok, Jimi Hendrix, Bob Dylan 和 John Coltrane。對我們來說,我們熱愛那些擁有自己獨特音樂語言和想法的音樂家!

你們的音樂充滿了許多的層次和電子元素,聽起來非常的酷炫好玩。那些聲音是非常獨特又有趣的,你能和我們分享你的靈感來自哪裡,又怎麼創作的嗎?

許多的聲響效果來自我們在錄音室和樂手演出時捕捉到的瞬間。我們都很喜歡去探索新的和怪異的演奏手法,我們在整個錄音、製作期間都非常注意這樣的過程。舉例來說,Last Light 這首歌,就是我們用黏土黏在鋼琴弦上,創造出來的靜音效果。

創作音樂一直都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我想知道對你們來說,最困難的部分是什麼?在你們創作這張新專輯 Tomorrow I 的時候有發生什麼嗎?

對我們來說,做音樂最難的是你必須在製作的過程中,保持宏觀和音樂的情緒性的影響,卻也同時要專注在音樂的超級微小的細節上。當我們可能專注在某件事上時,很容易就會把它無限放大,然後迷失,忘記這個音色原本的功用,特別是在元素很多的時候。

Plans We Made 是一首非常好聽的歌,也是我的最愛。我很享受你們創造的聲響環境和音效設計。我想問的是你們最愛這張專輯中的哪首作品呢?

謝謝你!我也超喜歡 Plans We Made 的,但是現階段我的最愛是 Undertow。這首歌和我過去聽到的作品實在太不相同,而且有著非常重的情緒重量。我對鼓點進來的瞬間感到驕傲,還有被扭曲音效的弦樂突然跟嘎然而止的地方都讓我感到雞皮疙瘩。

你們的封面設計超酷的,這個設計有什麼含義,你們又怎麼設計出來的呢?

這個封面是改編自 Mareo Rodriguez 現有的作品。我們認為這幅作品和我們的音樂一樣,因為我們都在尋找要如何讓相衝突的元素們轉譯成另一種元素。

更多音樂人專訪: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