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很開心能夠請到剛出全新專輯《摩登原始人》的炎亞綸來跟我們分享他這次歷經三年的創作心情,以及從舊公司離開後,自己在音樂路上的成長與突破。而或許有些人會認為他是那個過去的炎大砲或是炎P,但是相信在看完這篇之後,也會深深的受到他對於社會細膩觀察的感動與認同。

完整訪談及炎亞綸分享現在最愛的音樂,可以聽聽 Podcast 呦!請在各大平台搜尋「隨時都要聽音樂」!多平台連結點此

摩登原始人專輯創作的開始與挑戰

Q:首先想和你聊聊關於首次與眾多音樂人合作的經驗,能和我們分享一下分別和 dizparity、吳卓源還有陳珊妮老師合作的過程與發生的事嗎?

其實一開始這個一起做歌的 Group 全部都是我不認識的人,我是到碰面的那一天我才知道每一個人的個人經歷。在剛開始的時候,我們是很認真在一個陽台上面彼此分享對這個世界的看法還有音樂上他們有什麼樣的理想,就是從這個時候開始,大家慢慢了解彼此,也才知道 Dizparity 他不只是在國外有很多的 DJ 經驗,17 年的金音獎也得了很多獎。在這個情況下一起做音樂就蠻舒服的,因為對彼此沒有一個特定的印象和標籤,我覺得唯一有標籤的應該是我本人(笑。因為就是偶像藝人拉,靠著臉吃飯拉,總總的,可能是我給自己的一個標籤拉,但這或許就是我認為別人會看著我說的話,想的事情。所以對於我一開始跟這些人合作,最大的一步就是我要學著把這些放下,因為當你築起一道牆、一面鏡子的時候,別人也會投以一樣的眼光。

接下來碰到的是珊妮老師,在跟她聊自己的專輯方向、主軸和企劃的時候,我其實蠻忐忑的,因為把我們這一陣子,從 2018 到 2019 年的創作丟給她的時候,你會覺得說:「誒?到底行不行啊?自己的東西好像沒有一個底。」因為之前都是公司收歌,公司收的歌肯定不會差,就是有很多老師創作的作品,但是自己寫的就不知道會怎麼樣。就好像有當初 Julia(吳卓源)投遞自己的 Demo 到各大公司的心情,帶著自己的創作,經過一關一關的檢驗這樣。對我來說這是這次比較新鮮同時也有一點害怕的事情,但還蠻有趣的。另外也從來沒想過能跟陳珊妮老師合作,因為她在業界的形象就是對音樂很有品味、很有想法的人,可能就是用一種崇拜、仰望的角度去看她,從來沒想過我們可以在同一個錄音室,一起討論怎麼唱、用什麼麥克風等等。

Q:那在這樣的過程裡,有什麼印象深刻的事嗎?

喔~她對我說過一句很重要的話,就是她說她很不喜歡我刻意去壓著自己的聲音唱歌,就是好像裡面有內建一個 Compressor(壓縮效果器)的感覺,出來的聲音很硬。這句話一開始讓我有點愣了一下,內心有點不太舒服,但後來仔細想想「為什麼會有這個壞習慣?是怎麼養成的?」這件事情讓我想的蠻久的。後來發現是在以往的演藝生涯裡面,想去用這種輸贏的方式來表現自己,我就是要在團體裡面展現自己的聲音,讓大家聽到自己的聲音,所以用很用力的方式去唱歌,然後久而久之它就變成了一種習慣,變成唱歌的時候都會變成很壓迫的方式去擠出聲音。

陳珊妮老師這句話真的讓我去思考了很多我唱歌的事情,我不是要去凸顯自己,或是壓過別人,我是要忠於自己最喜歡唱歌的樣子

Q:那你是怎麼去調整,是怎麼去面對這樣的過程?

我覺得最重要的還是放下過去的自己,不論是包裝的也好、自以為是的也好。必須放下,聽別人給自己的意見。然後也是因為珊妮老師自己也很會唱,她就一句一句帶過去,教我她的感覺,然後我在裡面去感受,我覺得這個過程是很受用的。一直到現在我在日常生活中練習這件事情:放鬆。然後呼吸,因為我以前很會憋氣。老師就說唱歌就是呼吸,呼吸真的好重要!

「真的,其實在你某些歌裡就蠻明顯的,例如到土星露宿的高音部分」

對以前就是會很用力的去把它擠出來。那現在對我來說最大的課題就是,在現場也要很放鬆的去唱這些歌。然後訓練到,身體肌肉的記憶是可以很直接地去反應這個在錄音室的感覺。

團體與個人,認識自我的情緒與投射

Q:那這次是自己獨立製作,從 2018 年寫歌開始,那你覺得和過去在團體裡面有什麼不同?

完全不同耶,這個世界不管是它的生命力、色彩或是對我的意義都不太一樣。其實在團體裡面的時候,很不自覺得會掉到一個人比人的世界裡面,在這樣的情況下,很難得到真正的喜悅,即使你在兩秒鐘的瞬間贏過了某個人,但那個喜悅真的是極其短暫。

但是現在這個時刻,真正去創作的時候,你是對自己有理想上的實踐、夢想上的實踐或是承諾上的實踐,那個快樂跟富足感是難以比擬的。

我覺得這也反應到一些自己在網路上的反饋,不論是正面負面的,你如果知道你的情緒是為何而起,比方說某些酸民會講比較刺耳的話,那你可能會很有感覺,以前會覺得是他們的不理解、他們可能用詞過於尖銳,那現在的角度會是「喔~我自己也在意這些點,所以我才會被刺到。」如果是極端的字眼或是沒有要認真的討論事情,那樣的情緒就比較不會進到自己的情緒區域。

所以某部分,我也蠻感謝這樣的過程的,因為當你認知到,你自己的情緒、你自己的在意是因為你自己本身的投射跟你自己本來就有的缺點,那你就會很清楚你自己有很多的空間去進步!

Q:剛剛也有講到酸民文化,那這次專輯其實也有講到一些捕風捉影跟霸凌的問題,哪你在演藝圈這麼多年,你有沒有自己的方式或是面對這些新的態度呢?

以前會用很多的包裝,像是正義感、講出事情的癥結點、網路上面比較一些極端立場的發言。以往是用這樣的方式去包裝自己,以至於越走越極端,因為如果想走這條路,終究會走到一個極端。但現在認真回想起來,那好像不是自己想要的結果。那個目標應該是要激起討論,我想要這個世界有更多的包容,但如果我說的話都沒有包容的高度的話,別人也沒有要包容你的義務和責任。所以這幾年的改變是很清楚自己想要的,我是想要讓世界有更多溫柔的力量,但以往自己卻是投射很多槍林彈雨的力量,他們沒有回給我砲彈已經很不錯了,我還奢望他們會給我一束玫瑰,這是很奢侈的想法。

「就是以前可能比較會想去提出一些問題來給別人反思,但現在你可能會想把自己內心的世界描述出來給大家來認識你。」

我覺得更具體就是真的,像這個摩登原始人 MV 的作法,因為它可以被包裝,它可以先被消化後,再創造出來。我覺得這個力量會比較容易得到別人的共鳴,而不是像以往在臉書上面,用文字去刺激別人這樣子。

摩登原始人未來的延續與可能

Q:在這張專輯裡面其實探討了蠻多的內容、多元的議題,有沒有是什麼樣的議題是你們沒有收歌收進來,或是未來想寫的呢?

當然有!我蠻多歌在寫的時候,其實是在寫平權的事情。甚至是現在鍾明軒在做的事情的歌。有一個歌詞是李格弟老師在看到汶萊通過了一個法案是關於只要是同志就會被處刑的新聞後寫給我的。沒有收錄在這張專輯的原因是因為它還有很多需要修改的地方,另一方面是我們還在想要怎麼呈現這首歌?不要包裝它,而是怎麼忠實的呈現它,以及我要表演它的心境是什麼?所以並沒有在這次的專輯中呈現。

Q:所以這次的《摩登原始人,只是一個開頭?未來會有更多類似的專輯跟單曲來跟大家討論?

對,雖然大家好像覺得概念專輯已經不合潮流了,但如果你認真去規劃它的話,它其實是很有生命力的東西。所以可能這次〈摩登原始人〉,它給的是一個最終的理想方向,比方說:MV 的最後,它是比較烏托邦的呈現;〈到土星露宿〉的這個意境是當你心靈越富足,你越不在意身旁環境的荒蕪。這件事情其實也蠻理想的,但是其實我們時常會因為這個理想遙不可及,而中途放棄,我覺得這蠻可惜的,因為我們生活還是可以有理想的狀態吧?不見得會因為 2020 的疫情,而讓大家變得現實、務實這樣子。我認為每個人都是要擁抱著希望才能往前。

所以《摩登原始人》就是一個開端,給大家一個理想的狀態,然後接下來我想要做的是當我們回到地球,不論是環境的現實、社會壓力的現實,我們如何用比較正向的方式去面對他們。

「就是有點像是我們不只是一個夢想,也要兼顧我們在世界上的現實,才算是提出如何解決的感覺?」

對,土星的距離好像是現在夢想跟大家的距離,那接下來我想讓大家看看海灘上的海龜吃了多少的寶特瓶,這一種活生生的例子會在歌詞裡面蠻多的。

「這讓我想到了 2019 年 Lana Del Rey 發行的〈Norman Fucking Rockwell的感覺!」

對,有點這種感覺

Q:那我自己個人是非常喜歡〈火種之人這首歌,想請問這首歌的創作過程?

誒!是呦,這首歌是我們弄最久的,因為 dizparity 跟陳珊妮老師意見不太合,不管 dizparity 怎麼修,老師都不太滿意。所以這首歌,我很驚訝它最終的結果是這個樣子。它一開始是跟 Rock 一點關係都沒有的歌,而是比較類 70 年代感的 Funk 歌曲,結果沒想到變成這種比較類似另類搖滾樂跟合成器音樂的感覺。

〈火種之人〉的歌詞也比較帶著是我們平常在做歌的心境,就是你堅持到最後,或許你得到的結果就會不一樣!

Q:當初是怎麼有這個概念的?放最後一首有什麼原因嗎?

放在最後一首就是因為接下來我們真的是要來點燃那些內心已經被熄滅的火種。然後再反映在自己身上,以前我的火是亂燒的那種,現在我的火是那種慢火燉燒的,希望去陪著那些沒有希望的人來點燃他們心中的火種這樣。

我自己在幻想這首歌的一個畫面是 Coldplay 的〈Viva La Vida〉用法國大革命畫面的感覺,不過所有人拿的槍桿子都會變成大聲公,因為現在其實要發動一個戰爭是很難、不現實的。現在更多的像是自媒體,或是我自己之前都是用話語權或是筆來激起這個世界的想像。以前我的筆比較尖銳,現在我的感覺比較像是〈摩登原始人那種,一個子彈過來,我用我的力量,不論是什麼,都能讓它變成花園。

然後有一隻種微微的反抗,我不希望被長輩說或是政治正確的人說:「你就應該這樣!」我就每個人都應該要勇敢的去提出自己主觀的意見,當然主觀和偏見還是有一些差別,我希望的是更多有主觀下的討論!

Q:最後我們來聊聊關於封面的設計,這次是用一個小丑的臉,和專輯名摩登原始人,其實有一種很強烈的反差與諷刺感,想請問在這次的整體作品構思是怎麼誕生的?

這一次的專輯我都是先做好後才去投到各大公司的,然後找了很多人願不願意加入,認不認同我這種反思自我的想法以及想要呈現的曲風。

在討論封面的時候,我們想要一個簡單,但卻可以呈現出深刻感覺的圖像,我不希望用我的臉,因為只要臉出現在上面,包括我自己的粉絲,就會停在那邊,不願意再去深掘很大一部分我腦袋裡想要分享的。所以我們就選了一個比較簡潔、潮的圖像去呈現它。

這個小丑乍看之下,他的嘴是往上揚的,但是其實仔細看裡面是有一個哭臉的,然後他的眼睛一長串裡面有翻白眼的、直視你的、往下看你的,其實就是想要呈現出,你怎麼看這個封面,它就會給你什麼樣的反饋。有一點像這個封面就是一個鏡子,你面對這個世界投射什麼樣的力量,這個世界就會投射給你什麼。然後就像我剛剛在前面講的,明明我在臉書上投射的就是一顆子彈,然後我卻幻想別人可以還我一束花,這是不切實際而且偏離世界的。

所以從這張專輯的封面開始,我就想提醒大家,你可能拿到笑臉、你可能拿到哭臉、你可能看到這個小丑正在看你、你也可能覺得這個小丑在翻你白眼,這一切真的就是關於你自己。很多時候,我們在生活中遇到不滿意的時候,太習慣去怪別人,卻很少看看自己做出了什麼選擇、什麼決定、什麼樣的行為,以至於這個結果。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d 位部落客按了讚: